网络

汪建伟少数派报告

2019-05-15 00:59:5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汪建伟:少数派报告

汪建伟作品《边沁之圆》 《黄灯》是什么? 这个视频墙的高度是190厘米,厚度55厘米,大家吃不准它是否会碰到我们的头。很多经验干预了我们的判断。 章:《用赝品等待》。分割展厅的4堵墙是作品的一部分,用汪建伟的话来说,它们是介于墙和屏风之间的概念。 如果把它顶到天花板,就是墙,但我没有,这样有悬置感。高度1.9米是在我工作室里反复试验出来的,很暧昧的是,你不知道有没有危险。当影像投射在上面时,1.6米的人穿过它也会自动地低下头。感觉危险的地方,可能很安全。感觉不到危险的地方,它也可能真的不危险。这就是 黄灯 的概念,没有明确的可以和不可以。 观众进门之前看见的件作品其实是大厅里那个《边沁之圆》,它在第二章又出现了,跟其他材料构成一个艺术家对自我监禁的理解。汪建伟将24块篮板窝成一个圆形空间,每块篮板中间的篮筐部分被挖掉,如果站在里面看外面,会感觉是外面的人在里面。反过来也是。每个人都扮演着景观,又被围观。 我喜欢边沁的 圆形监狱 ,它只提出一个模型而不需要建造,因为只要有自我管束,那个监狱就在。 《边沁之圆》源自英国哲学家杰里米 边沁(JeremyBentham)在1785年提出的 圆形监狱 ,他用28年时间设计了这个全景式监狱,一个监视者就可以监视所有犯人,而犯人无法确定他们是否被监视,从心理上达成 自我监禁 。 第二章:《 我们知道我们在做什么 》。展厅里堆放了1000个篮球。18天,汪建伟每天会派一个人在11点到达现场,对篮球的位置做各种微小修正,在现场的观众可以建议对方按自己的要求来修正,或者亲自动手,但改变只是此时此刻,之后进场的观众并不会知道前面发生过什么。汪建伟说,他开始想让观众投篮,后来放弃了这个想法,因为投篮意味着可以控制结果,但实际上他不要控制结果。只有18天对比看下来,才能发现变化,而每一天里注视它的人不可能看到变化。 1000个篮球放在这儿,好像有一种参与的自由,但事实上我们只能是对结果有一种修正。 第三章《内战》6月5日将撤展,换成一章:《去十三楼的会议室看免费电影》。汪建伟把《内战》作为艺术家面对这个世界时的一个个人方案。建构作品所用的全部家具都有时间范围,在1949年后到改革开放前。 中国有一个时期与外部隔绝,实际上这种隔绝也包括内部。这些家具和中国自己的传统制造工艺没有任何关系,和西方设计、现代化工业生产也没关系。它就是当时所说的 延安文化 ,但比这个更复杂。 汪建伟曾和建筑师一起研究过那个时期的建筑,包括人民大会堂,并没有设计理念,就是当时周恩来总理有一句话:节约、适用,在可能的条件下注重美观。实际上这是世界上世纪60年代工业设计很重要的一个极简主义的纲领,在中国它却不是在学术背景下产生,恰恰是在政治背景下产生。

水挖机出租
红外测温方案
东莞电线电缆回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