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游記攻略海子山 海子的盛宴—2019端午四川海子山稻理線(南北穿越)探路

海子的盛宴—2019端午四川海子山稻理線(南北穿越)探路

作者:野人不野。     30973人關注 2020-3-8 10:55
據網上資料:海子山位于理塘與稻城之間,平均海拔4500米,其南北走向93公里,東西延綿47公里,面積達3287平方公里,屬兩縣所共有。該高原面是青藏高原最大的古冰體遺跡,即“稻城古冰帽”。嶙峋怪石及大小海子星羅棋布,1145個大小海子如上帝失手撒下的一千顆鉆石一般閃爍在山間,其規模密度為中國之最。
一、緣起
2017年國慶走完瀘亞中線返程途中經過海子山。當時是陰天,狂風呼嘯著。雖然在公路上看不到海子,但鑲嵌著巨石漫無邊際的原野和遠處忽隱忽現的雪山,顯得蕭殺、狂野而又神秘。被這幅景象吸引。末了查閱地圖,發現海子山更多的是我所鐘愛的高山湖泊,于是決定去看看。去年沒有時間,今年端午終于成行。

二、路線設計 路線設計起點稻城,終點在理塘,故名稻理線。我們實際行走到理塘至格聶公路結束,剩下的一天半路程沒有行走,用時十天半。如走完全程用時12天。 海子山總體坡度很平緩,粗一看以為海子山的路線設計很簡單,后來發現其實不然。一是大片區域看上去都差不多,可以有多種走法選擇,會犯選擇困難癥,尤其在北段。二是因夠大、夠平,實際存在的路非常多,光是畫路跡就耗費了幾個月的時間。三是遍布的沼澤、石海造成路線設計的困難。
設計軌跡:
實際行走軌跡:
路網:

三、隊伍 隊伍由開心海、老土木、我三人組成,都是70左右的帥哥,遺憾的是無美女。由于本人沒有什么魅力,也有可能海子山沒有什么吸引力,報名者聊聊無幾。隨著打算一起同行熟人的先后退出,一度面臨一人獨行的局面。急得將自己的徒步經歷一字不漏地曬在戶外資料網的召集帖上,能拐到一個是一個。直至最后時刻才逮到兩頭公驢,至于隊友開心海一路上心念念的美女驢友就與我們無緣了。
湖北驢友開心海
四川驢友老土木

四、具體行程及相關攻略。
(一)行程 稻城到理塘公路將徒步路線分為南北兩段。稻理公路以南為南段,公路以北為北段。南段主要延山谷行走,北段經過伊興錯-辛開錯后轉向山脊。南段較為秀氣、北段較為狂野。 整個路段用時11天,總里程167公里,拔高5447米,下降4821米,最高海拔4884米。
其中:南段用時5天,里程66.5公里,拔高2741米,下降2081米。
北段用時6天,里程100.5公里,拔高2706米,下降2740米。
第一階段,南段
6月2日徒步第一天,坐車到海子山腳扒戈橋開始徒步-雄登寺-轉經河扎營。徒步3小時,里程5公里,拔高451米,下降97米。
6月3日徒步第二天,轉經河營地-埡口-無名錯-蘇松錯扎營。徒步 小時,里程10.5公里,拔高1000米,下降542米。
6月4日徒步第三天,蘇松錯-達瑪錯-埡口-黃金海灘-銀根莫錯-冬錯西端扎營。徒步10小時,里程18公里,拔高460米,下降523米。
6月5日徒步第四天,冬錯-銀錯-無名錯-層延錯-邁邁錯-埡口-瑪母藏嘎河邊扎營(哈什錯東)。徒步9小時,里程19公里,拔高429米,下降514米。
6月6日徒步第五天,哈什錯-埡口-稻理公路。坐車回十月稻城青年旅舍補充、修整。徒步5小時,里程14公里,拔高401米,下降405米。
稻理線南段徒步完成。
第二階段,稻理線北段
6月7日徒步第六天,搭車到稻理公里-從前錯-伊興錯北錯-伊興錯南措-幾個無名錯-辛開錯東端扎營。徒步9小時,里程21公里,拔高556米,下降514米。
6月8日徒步第七天,辛開措-狼格錯-綽木錯扎營。徒步8.5小時,里程19公里,拔高536米,下降397米。(13:07,5:07,15.6KM)。
6月9號徒步第八天,綽木錯-塔納格草原-哲如錯-庚地錯扎營。徒步8小時,里程17.5公里,拔高461米,下降469米。
6月10日徒步第九天,庚地錯-斯工卡錯-幾個無名湖-4760米扎營。徒步9.5小時,里程18.5公里,拔高492米,下降347米。
6月11日徒步第十天,4760米營地-幾個無名海子-無名海子北端扎營。徒步10.5小時,里程18公里,拔高526米,下降870米。
6月12日徒步第十一天,無名海子-稻理格聶公路結束徒步,搭車到理塘。徒步2小時,里程6.5公里,拔高135米,下降144米。
(二)相關攻略
1、到稻城
成都-稻城1、班車新南門車站早上6時20分。2、飛機,早上6點20分至9點30分有多班飛機。3、包車
西安-稻城 飛機早上6時30分。但不是每天都有班機,隔天一班。
重慶-稻城 飛機早上10時25分,隔天一班。
2、稻城至徒步起點5.3公里,按每公路4元計算,打車約20-30元。
稻城至稻理公路和稻理線交叉點51公里,打車合理價格150至200元。
稻理線與 理塘格聶公路交叉點至理塘24公里,打車合理價格100元。此處好像容易搭車。
徒步終點到理塘距離較近,按每公里4元計算再加點起步價就是合理價格。
到理塘查閱下格聶攻略里,有司機電話。
到稻城可以預先在車站聯系好司機,并預先講好價格。稻城到亞丁機場是48公里,我隨便問了一下到亞丁機場包車費用是200元。與到交叉點的路程差不多。
3、氣罐
(1) 氣罐可以先寄到稻城入住的賓館。我們是郵寄的,一個氣罐要20元多點。
(2)稻城男人一族登徒戶外店,電話18990476258。問了下小罐35元一瓶,大罐要多少一瓶忘了。
(3)十月稻城青年旅舍,18190212726。入住后才知道這里有氣罐出售,價格比登徒戶外便宜。老板是西安人,是稻城唯一的驢友。很熱心也很佛系的人。

至成都機場的航班延誤,6月1日凌晨1時我才到達成都機場。接著到亞丁的航班是6點30分,離起飛時間只有5個多小時,于是找了個無人打攪的角落打地鋪。頭一次在機場打地鋪,還睡得不錯。
6月1日早上同伙們分別乘坐不同航班到稻城亞丁機場匯合,然后一起坐機場大巴到亞丁縣城。亞丁機場建在海子山上,海拔4411米,為世界海拔最高的民用機場。由于頭天晚上海子山下雪跑道結冰,航班延誤了3個多小時,中午到達稻城縣城。稻城縣城海拔3700米。當天適應海拔,該睡覺的睡覺,該干嘛的干嘛。
地鋪:
稻城亞丁機場:

五、6月2日徒步第一天,天氣晴好。扒戈橋-雄登寺-轉經河扎營。徒步3小時,里程5公里,拔高451米,下降97米。
早上 “十月”免費把我們送到海子山腳扒戈橋。
下車后我們直奔今天的目的地雄登寺。一路寬廣而平緩的草坡,零星村舍點綴其上,山腳前稻城河蜿蜒曲折,群山環抱稻城谷地一覽無余。 雄登寺屬轉藏佛教中的黃教,由四個寺廟獨立的寺廟組成。6月2日是寺廟休息日,其中一個寺廟有幾個小師傅在當值,其余寺廟都大門緊閉。我們在小師傅的引導下敬了香火。打算在雄登寺扎營,但是提到住宿的事就尷尬了。任何公共地方都不得搭帳篷,包括停車場。語言也不大通,然后小師傅把我們領到一居民家前院搭帳篷。居民前院就是房子前圍墻內一小片地方,地方小環境也不衛生。斷然決定改變計劃前行尋找營地。向前走幾百米就有經過一個布滿水力轉經房的小溪,此時才下午1點30分,看看時間還早繼續前行。走了半個小時到了前方山谷,由于還沒有雨季,山谷沒有水流。前方情況不明,于是返回小溪扎營。轉經房小溪路面還是比較寬,可以扎幾頂帳篷。考慮可能有來往牛馬,在路旁找小片草地扎營。
可能是雨季還沒有來臨的原因,草地一片枯黃。 當地人說今年雨季推遲,往年這個時候已開始下雨。“十月”說法是六月是雨季,七八月份天氣好,但七八月份沼澤里灌滿水,行走不便。是否會在徒步中途進入惱人的雨季呢?
徒步起點扒戈橋:
雄登寺:

轉經筒營地:

四、6月3日,徒步第二天。轉經河營地-埡口-無名錯-蘇松錯扎營。徒步 小時,里程10.5公里,拔高1000米,下降542米。
第二天的目標是翻過4760埡口,進入海子山臺地。海子山位于稻城和理塘之間,臺地的海拔4450-5080米。南低北高。線路斜切拔高到埡口峽谷,然后再翻越埡口。斜切拔高路段大部分有路跡,沒部分路段沒有路跡的也都是草坡,行走沒有難度。直到海拔4500米峽谷才有水流,并有一片平整的草地,此處視野開闊可以看到稻城谷地,是一五星級營地。唯一遺憾是如作為第二天營地的話,海拔稍高,容易引發高反。上下4760埡口都有路跡。這是一個普通的埡口,不陡。這是整個海子山最正宗的一個埡口,除此之外其他埡口坡度都很緩且拔高小,沒有通常埡口的強度和難度。下埡口后就向北切到無名海子,然后翻上一個小草坡下到蘇松錯扎營。因為旱季,沼澤還沒有灌水,大多路段都直線穿行,省時省力。如果是雨季沼澤灌水,直線穿越恐怕不是最好的辦法。
稻城河谷:

在海拔4500米的河谷有水流和
平整的草地,可以作為營地:
員眺埡口:
埡口:
翻過埡口,進入寬廣的海子山臺地:
經過很小的無名錯,不是雨季水位很低:
牦牛怕生,躲得遠遠的。牦牛識路,我跟著牦牛走省事。
前方是蘇松錯:
蘇松錯營地:

五、6月4日徒步第三天,蘇松錯-達瑪錯-埡口-黃金海灘-銀根莫錯-冬錯西端扎營。徒步10小時,里程18公里,拔高460米,下降523米。
爬上一個草坡,寬廣的河谷呈現在眼前,前面是達瑪錯,遠處的海子是不是尕乃錯?直線殺向達瑪錯。云層很厚,達瑪錯也是沒有什么顏色。切到主道向西北方向行進。我們之前翻越的4760埡口的路段其實不是主道,主道是翻越央英錯埡口的道路。為了瞻仰雄登寺設計了翻越4760埡口路線,因此也多走了半天的路程。 翻過4580埡口,到了莫桑錯區域。進入一個金黃色的沙灘,我們稱她為“黃金海岸”。“黃金海岸”主要面積是沙灘,有小島、湖泊。整個沙灘形狀呈手寫“9”字型,一個小島被沙灘包圍在“9”字的圈中間。兩個小海子鑲嵌在“9”字的柄上。整個沙灘呈耀眼的金黃色。終于看到了第一個漂亮的海子,小激動呀!這時下了刮了一陣風,下了一陣雪子,這絲毫沒有影響我們的興致。玩夠了,繼續前行至銀根莫錯,居然沒有找到這個海子的出水口。沿著冬錯左邊行至冬錯和銀錯的交界處扎營。連續3天經過海子時天空都覆蓋著云層,海子沒有什么顏色,寄以厚望冬錯、銀錯,明天會有好天氣嗎?

6月4日,早上出發。離開蘇松錯:
前方是達瑪錯,沼澤未灌水,我們穿過沼澤地走直線。
回望走過的路:
天空陰沉,達瑪錯沒有什么顏色:

經過達瑪錯后,切入主道。從下4760埡口后到達瑪錯走的都是小路,現在終于走上正道。

雖然是主道,但有些地段路跡也不明顯。
上4580埡口,坡度很緩
下4580埡口:
下4580埡口,進入莫桑錯區域:

正道在“黃金海岸”的右側,我們沒有走正道,直接穿越黃金海岸。


直穿前面沼澤地。
銀根莫錯,給點藍天一定是美麗的海子:

銀根莫錯緊挨著冬錯,冬錯緊挨著銀錯。過銀根莫錯后,延著冬錯左邊到達冬錯西岸扎營

六、6月5日徒步第四天,冬錯-銀錯-無名錯-層延錯-邁邁錯-埡口-瑪母藏嘎河邊扎營(瑪母錯東)。徒步9小時,里程19公里,拔高429米,下降514米。 晚上下了一層厚厚的雪,早上晴空萬里。海子終于從沉睡中蘇醒過來換發勃勃生機。銀錯的出水口處是成群的魚群。魚群是由30厘米左右高山冷水魚組成。魚群看見人就會遠遠游開,看來并不是十月稻城說的那么笨,能徒手撈上來。今時不同往日,為了生存,魚也進化了。銀錯北段的牛棚里住著兩戶人家,一牧民看見我們遠遠的就過來引路。當時湖光正好,我們婉拒了進屋喝茶的邀請繼續前行。接著看見一無名錯睜著湛藍的眼睛勾引這我們,于是就離開規劃的軌跡直插無名錯看過無名錯后切回規劃的軌跡。經過的層延錯,再到邁邁錯。經過前方是很緩的埡口,直下瑪母藏嘎河谷里的哈什錯。延瑪母藏嘎河下行至接近瑪母錯的河谷扎營。


銀錯的魚群:







銀錯的北端有兩個牧棚,住這兩戶牧民牧民共5口人,分別是兩對夫妻再加一個父親。這是季節性放牧點。


爬上一個緩坡,轉過一個小山梁,看見一個無名錯。受不了藍色誘惑,我們離開設計的軌跡,越過沼澤直達無名錯。正道在設計的軌跡處。
無名錯:

沿著山谷右側向上,經過延層錯。延層錯由兩個大小海子組成。

過了延層錯爬上一個草坡就到了邁邁錯。
( 本文作者 : 野人不野。 )

網友評論

你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
  • 任我行fz 回復

    天氣給力 可惜不是豐水季節 感謝野人的原創分享

    發表于:2019-9-15 22:52

  • 任我行fz 回復

    可以的支持騰訊視頻差點跟上此線留一個念想總也不錯

    發表于:2019-9-15 22:40

  • czfssb 回復

    你好,我想問下南線部分過河的情況,到那個高海拔射線觀測站有沒有明顯的標識

    發表于:2019-9-12 14:49

  • 明月9萬里 回復

    營地很漂亮。。

    發表于:2019-7-20 21:30

    • 野人不野。: [    五、6月2日徒步第一天,天氣晴好。扒戈橋-雄登寺-轉經河扎營。徒步3小時,里程5公里,拔高451米,下降97米。       早上 “十月”免費把我們送到海子山腳扒戈橋。      下車后我們直奔今天的目的地雄登寺。一路寬廣而平緩的草坡,零星村舍點綴其上,山腳前稻城河蜿蜒......
  • 老土木 回復

    野人的筆誤,67斤的是開心海。他背了高壓鍋、蔬菜、水果等等,活生生把格里高利B85的包漲裂,到處縫縫補補。最變態的是,途中休息,場面開闊,開心海會在地上一字排開三個瓶子,分別是白水、茶水、橙汁兒。實力不允許低調啊。

    發表于:2019-7-20 19:29

  • 野人不野。 回復

    山水兄好。。。。

    發表于:2019-7-18 20:57

  • 9月杭州山水 回復

    老土,你追了上,他就不叫野生人了,哈哈哈。。。。

    發表于:2019-7-18 13:41

  • ariestod 回復

    我只想知道你67斤裝了些撒子

    發表于:2019-7-18 10:11

    • 老土木: 野人和開心海節奏快,總是跟不上。他們二位總在前面等俺,心里壓力太大。加之,胃不舒服,連續幾天的晚飯也不想吃,只能走南段收工。
  • 老土木 回復

    咸生姜都能吃兩年,超人啊。

    發表于:2019-7-17 19:21

  • 野人不野。 回復

    嗯,是的。。。。。。。

    發表于:2019-7-17 15:42

    • NFU·FreemanTHL: 不錯哎,下個月也準備去這,計劃走南段機場-稻城縣這個區間作為亞丁大轉山的拉練。 那個高海拔宇宙射線觀測站是在從前措東邊挨著大公路嗎?
發布新帖



8264在外部落
同乐城1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