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游記攻略四川 貢嘎雪山 6月貢嘎穿越—更大的世界,還有更好的我們!

6月貢嘎穿越—更大的世界,還有更好的我們!

作者:頹廢地沉默     37739人關注 2019-7-16 09:23

萌生去貢嘎的想法純屬偶然,自2018年國慶節因大雪下日烏且下撤后,作為一個活動組織者,一路歷經辛酸,其中的壓力只有自己能體會,留下一路的遺憾與無奈,揮別貢嘎…不經意中,總有同行的隊員感慨如果有機會想完整地再走一遍貢嘎,而我卻一直無所用心,因7月雨季未打算安排出行計劃,于是倉促決定6月25日出發貢嘎,最終只有2人說走就走,出行前討論和商量好了各自攜帶的一些裝備及補給,對于線路的規劃和應急準備等等……

貢嘎山頂峰海拔7556米,是大雪山、橫斷山脈和四川省的最高峰,也是喜馬拉雅山以東地球的最高點,貢嘎頂峰高出東坡海螺溝的磨西鎮(1500m)近6100米,如果以東坡沒入大渡河大崗山電站水面(1100m)計,則高出大渡河面6500米,而中間僅有27公里的水平距離,由于造山運動,如今貢嘎山每年仍在以厘米級的速度升高。

傳統的貢嘎大環線徒步線路,大致以兩岔河為分叉點,形成盤盤山-玉龍西溝線和日烏且-莫溪溝線兩個走向,再通過玉龍西埡口、子梅埡口等連接最終在子梅村匯合,沿著田灣河一直到草科出山,其中以日烏且-莫溪溝線的行人最多。

貢嘎山域的徒步軌跡和主要山峰

D1.成都-康定-老榆林-格西草原(營地海拔:3400M)

6月25日8264同天出發的河南浙江驢友又撿了名從兩岔河下撤的湖南驢友,簡單溝通后在康定匯合,等待宜賓隊友威放。

康定新城

5位驢友拼中轉車到達徒步起點,因擔心天氣多變,未來得及與隊友整理物資,威放直接將自己的背包與我稍重的背包互換,匆匆前往格西草原扎營,下撤的湖南驢友緊隨其后……一路各種鮮花盛開,五顏六色,讓人忍不住駐足流連,營地一片花海…與隊友搭建好了帳篷,打水小分隊出發后,便迫不及待拿出單反,趴在花海中盡情地按下快門,想起快到營地時也有幾種平常顏色少見的野花,實在不想錯過,又返程去尋覓,微風輕拂著花瓣,山間飄逸的云層,拍個小小的延時記錄,留下這屬于我們的靜謐時光……

那些花兒

欣賞完美景返回營地,水也燒開了,煮好晚餐,品嘗了威放帶來的宜賓特產鵝肉干,整理好帳內物資后,聽著音樂,剛鉆進睡覺準備美美睡上一覺,突然聽到一陣異響,原來隔壁帳篷的河南女驢友喵,高反吐的到處都是,情急之下呼喚我們前去幫忙,檢查后發現隨身衣物、睡袋內外以及泡沫墊被吐的無法使用,紙巾在第一晚已用完,備用頭燈電池電量極低,想不到長線準備如此不充分,簡單清理后補充了開水及葡萄糖……高反的驢友今夜只有將就睡了,明天是否繼續或下撤,營地計劃安排都是個未知數,不管怎樣,身體健康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D2.格西草原--紅石灘-兩岔河-下日烏且-上日烏且(營地海拔4350M)

帶著對未來幾天行程及美景的期待,以及對昨晚高反驢友的擔憂,大家并未能早早地入睡…早晨5點多天才剛亮,大家都出來查看天氣,整理裝備,而我睡到快了快八點,在帳蓬里聽著驢友們商量接下來的行程安排,直到隊友煮好開水及早餐…喵一直和同行和隊友尕撒猶豫不決,身體狀況經過一夜休整后并未得到緩解,而同行的浙江隊友尕撒不甘放棄,攻略行程做得不夠充分,并且是第一次走重線長線,而我也表明了我們的態度,一直以來我們組隊的基本要求是走過三天以上高原重裝徒步線路,至于裝備、體能、團隊意識等就更不用說了……經過反復商量和考慮后,向前嘗試了300米后,我和隊友邊走邊等,一直不見人影,以為他們三人都決定陪同下撤,喵決定從格西草原獨自下撤,將同行的尕撒交給了在兩岔河下撤的湖南驢友瞿,而瞿只是想有個伴,對于自己或驢友是否有能力走完這條長線及應對突發狀況并不在意,于是這場原本只有我和隊友2人的穿越活動,變成了4人結伴同行。

紅石灘

隊友威放胡南驢友尕撒

隱海子峰

榆林河

湖南驢友瞿

一路的美景和好天氣,沿著榆林河休閑的拍照、休息,在兩岔河時下起了小雨,爬坡時回望兩岔河牧場,驚喜地發現過橋處有一名穿桔色雨衣的驢友,原來是一隊輕裝的拉薩探線商業隊,到達下日烏且營地時馬隊跟了上來,他們今天從電站出發至下日烏且。

小貢嘎山

兩岔河 以后不用再過河了

下日烏且營地

看著熟悉的營地,好想就在這里扎營休息,但是隊友威放說今天比較比較休閑,最好到上日烏且營地,否則天氣變化,我們的體能和速度不能正常到達上日烏且埡口,后面的計劃都會被打亂,躺在草原上休息15分鐘后出發。

上日烏且方向

去年國慶堵車的獨木橋,現已加固,也可以不過橋,沿河靠右走較平緩

回望下日烏且,商業隊已扎營

經過一片沙地后,快到上日烏且營地

以為下營地到上營地只有1個多小時的時間,經過一段河床過橋向左是一段上坡山路,停停走走的我們總共走了2個多小時,我和尕撒到達上營地時,從下營地飄過來的云霧很快籠罩了過來,剛拍了張嘉子峰與日烏且山峰的照片,一片山霧,什么都看不到了……

到達營地后看見隊友的背包,呼喚他們從藏民的帳蓬出來,主要擔心晚上下雨,我們所有人帶的帳蓬都是重達6斤,如果第二天天氣不好,帳蓬潮濕會增加負重,于是每人20元住在老板扎西的白色帳蓬里,果然又是一夜風雨,電閃雷鳴的天氣讓我們在后半夜基本都沒有安穩地入睡,除了我大家照常早上剛天亮便出帳蓬了,扎西又來催促了,讓我們盡量早點出發,因為昨晚烤火燒水時,兩名驢友胃口不好,讓扎西煮了一頓晚餐,每人30元,我隨口問了下到達上日烏且埡口一般需要多久時間,扎西說根據天氣、體能大約需要3-5小時,尕撒擔心不能適應高反,提出馬馱包至埡口,收費150元一個背包,但需2個背包扎西才能跑一趟,我便與尕撒一起輕裝馱包至埡口。扎西平時幾個月才下山一趟,平時和海聊盒子和外界聯系!尕撒和瞿都將自己較重的部分營地餐丟棄,我也將自己帶的面膜、暖寶寶、膏藥貼丟棄減輕負重,并將一次性雨衣送給尕撒。

D3.上日烏且埡口-莫溪溝尾下營地(營地海拔3900M)

早晨的上日烏且營地

早晨8點終于從海拔4300米的營地磨磨蹭蹭地輕裝出發了,這個選擇對我們來說是明智的,即使是輕裝我們都走得有點頭疼沒力氣,快看到勒多曼因雪山冰川時,扎西騎馬追上來,問我是否需要騎馬到埡口,我猶豫了一下,想要再適應一下,扎西就往前走了,哪想到尕撒在前面騎上馬走了,更輕松了,我只能慢慢地遠遠地跟在大家后面。

到達勒多曼因冰川海子觀景點時,只看到2個背包,這么好的天氣,冰川海子就在你面清晰地完整地呈現,我趕緊拿出單反簡單地拍照記錄,休息了一下,等待去海子邊的隊友返回,又一路晃晃悠悠朝埡口方向前進,像戴了一頂白色帽子的貢嘎主峰忽隱忽現……

勒多曼因冰川海子

路上遍地的野蔥和還未盛開的雪蓮花,終于快到埡口了,遠遠地就看到輕裝騎馬的尕撒站在埡口等待我們,爬上埡口后,拍了幾張照片,感嘆這雨后的好天氣……

左起小貢嘎(5928M)、嘉子峰(6540M)、日烏且峰(6376M)

上日烏且埡口

下埡口時坡度稍等,右膝不適,懶惰的我差點拿出護膝……

如果說川西美景是“心在天堂、身在地獄”,那么接下來這段馬道,路況平緩,簡直是這兩天以來最好走的一段,勒多曼因雪山的背面,冰雪消融化成一道瀑布奔涌而下與悠長的莫溪溝海子匯合……

在一路的花海中停停走走

坐在風景里,久久不舍離去,更好的風景還在前面

勒多曼因冰川海子背面

路邊好幾片野花在藍天下盛開,陽光微風讓我們一度悠閑地坐在花叢中拍照小憩,到達一路牧場營地時,天氣突變,眼看就要下雨了,我讓威放左切下去查看木屋情況,一邊追上走在前面馬道休息的兩名驢友,并讓他們趕緊下到牧場牛棚躲雨,還沒跑下去,雨就越來越大了,威放輕裝查看了牛棚情況后,返回背包,剛遇上我們迫不及待地往牛棚跑,牛棚已廢棄,環境雜亂……雨一時半會不知道好久會停,尕撒和瞿商量如何在這里入住,即不想收搭帳蓬又猶豫雨停后是否繼續走到莫溪溝海子營地,在軌跡中查看前方約3公里處有牛棚可以入住,正好雨停了,便迫不及待地背上背包準備繼續出發,而我討厭向來討厭這種反反復復猶豫不定的行程,如果不是在這里剛好叫他們躲雨,大家剛剛應該都穿著雨衣冒雨前行,在路上的這種天氣很正常,可是尕撒說自己從不帶雨衣,覺得一件薄鳥衣出門可以抵擋一切,瞿的雪套也未帶,全程只穿了一件常規款單層沖鋒衣速干衣…陣雨過后太陽出來了,威放拿出被雨淋濕的防曬衣晾曬,我坐在草地里曬著太陽、聽著音樂,兩名手機沒什么電不熟悉軌跡和營地的驢友背著背包等得很不耐煩,威放招呼我可以走了,去莫溪溝前面的牛棚營地,我卻本能地搖頭拒絕,照今天如此輕松的行程,這樣的徒步速度和休息頻率,何時才能走到目的地?每天收拾完了都快晚上8點左右了,今天完全可以早早地休息一下了。出發前我臨時簡單了解了下他們的狀況、準備情況以及徒步經驗,他們覺得我太多慮,只是為了路上互相有個照應,能一起走則一起走,我并沒有認同他們拼隊,即使喵下撤,他們也表示自己完全熟悉路線,并且能帶一個從未走過重裝長線的驢友……也許是因為今天下埡口后一直持續休息,他們想走就走,完全不用打聲招呼,我們即使晚十多分鐘出發也依然能正常追上他們,沒有計劃性沒有安全、團隊意識,缺乏基本裝備卻毫不在意,風景雖美,只能自顧不暇…

隊友向他們表示我不想走他也不能丟下我一個人在這里,這里本來也是個計劃營地,但是前方軌跡標注的木屋營地的能讓他們避免下雨收搭帳蓬帶來的種種不便,于是兩名驢友便直接離開了,威放安撫了一下我的情緒,讓我自己在后面慢慢地跟上…于是我一個人從冬季牧場走到了莫溪溝尾的木屋邊,他們卻準備再往前面的莫溪溝牧場出發,因為水源太遠,我又無奈地往前走,到了莫溪溝尾的一處草場營地終于能扎營休息了……

莫溪溝海子

D4.莫溪溝尾牧場-3號橋營地(海拔3600M)

凌晨1點醒來后,又是一夜的風雨,這一次不論如何都要照常出發,只是時間會晚一點……早晨大約7點,雨過天晴,沒法再賴在帳蓬里了,煮好開水及早餐時,他們兩人也許是感覺到我昨天不想再一路同行的意思,但又無法確認軌跡線路,依然想一路結伴互相照應,和我們一樣慢悠悠地曬干了帳蓬,而隊友威放撿了個氣罐,一直燒水喝,一直到10點,再也等不住的兩人決定先行離開,而我們快速收拾好之后很快便趕在了他們身后……

莫溪溝尾營地木屋的拉薩探線商業隊要吃了午飯才出發,他們已經從這里直接下到寬闊的河床一直向前走,并沿軌跡右切,下山后本可向左方綠色蓬布木屋直接尋找過河點或木橋……而我和隊友沿河床直接向前和他們匯合,剛走出不到10米,我們的軌跡都提示已偏離約100米,隊友想直接返回重新按照軌跡尋找過河點,而我雖說從昨天下午一直心狠地想要各走各路,卻擔心前方已停下等待手機沒電沒法導航的驢友,天真地跟隊友說即使錯了,我們可以繼續向前走尋找河點到左岸,不可能丟下他們……陪同他們向右上切后,發現對岸的河水由于兩夜的暴雨已變得更加渾濁湍急,有的地方河道過寬,于是又下山沿河床返回尋找過河點,并且一邊期待商業探線隊的馬匹能夠順帶馱我們過河……

此處需過河走左邊,不用從軌跡沿河道右切上下山,沒路了

午飯后出發的商業隊馬隊前來探線,和我們一樣從山坡右切向上,但沒有朝等在河道中央打算蹭馬過河的我過來,上面已沒有馬道可以行走,于是大家跟隨商業隊馬幫返回至營地起點,原來那里剛下河床左邊就是過橋點,并且有經幡,只是我和隊友著急追趕他們,沒有顧及一開始軌跡提示的偏離。又辛苦地背包返回原來的過橋點,幾道河床湍急的水流早已淹沒了原本的兩座木橋,考慮安全第一,大家都在不斷地猶豫……湍急的河水馱包的馬兒是不能通過的,我們白做夢等待馬兒能馱我們過河了。大家今天原本的目標是貢嘎寺,幾經尋找安全的過河點又返回,時間已經過了半天,要么下撤,要么在這里再被困一天等待河水退潮,商業隊一名帥鍋自稱找到了過河點,我們便一起往前走了約300米,看著更寬闊的河流,所有人心里都禁不住地打顫,瞿直言還不如我們自己在前方找到的幾個過河點安全……帥鍋換好衣物,拉著韁繩和一名馬夫先行通過第一段湍急渾濁的河流,我們在岸上看著心都揪得緊緊的,又有人陸續過河,我們隊伍里只有一人有溯溪鞋,徒步鞋如果濕了將會直接影響到后面2-3天的徒步行程,于是我們輪換著穿上商業隊和驢友的鞋子,或者穿著襪子過河,最先通過的帥鍋讓我們4人一起拉手通過并且前來接應,我走在中間,腳下一會兒是河沙一會兒是大小高低不平的石塊,在湍急的河流中一直讓隊友慢一點,踩穩了再走,真的感覺站不穩會隨波逐流……通過第一段河流后,光腳踩過第一段河床,向第二個木橋走去,沒有水的河床更加硌的腳底疼,一直走得小心翼翼,安全通過剩下的河道后,拉薩的隊伍向我們投來了欣慰的目光,如果不是大家在一起,都不會有太多的勇氣這樣去冒險而且順利通過了,大家換好鞋和衣物,突然覺得有點冷,趕緊換上了沖鋒衣,和馬幫一起向前繼續徒步……

湍急而又渾濁的河水

走了十多分鐘后,由于我們一直未吃路餐,體力長時間地消耗,小坡4000多米的海拔讓我們稍感吃力,到牛棚附近的坡地風又大,趁他們停停走走的工夫,輕裝的商業隊已消失在我們的視線中,走了一段下坡路,經過一個牧場,后面的小伙伴停下來吃東西,商業隊一直在前方來來回回的找路,停留了很久的時間,等我們經過一個牧場爬上去后,攔在我們面前的是一條從左側山谷奔涌而下照樣湍急的河流,原本木橋的位置已被河水淹沒,到處都是起伏不平的大石頭,商業隊及馬匹已找到過河點安全通過……我們上來得太晚,都不清楚他們從哪個位置過去的,于是大家仔細觀察、躍躍欲試找到木橋附近的過河點,換好衣物、鞋子,帶上登山杖,小心翼翼地通過后,只剩下猶豫不決的我還在河邊數度徘徊,冰冷的河水我讓三次走下去又返回,實在是太冷了,于是隊友再次過河先將我的背包背過河,又返回來接我,誰知走在木橋上時,由于濕滑,一個不小心摔倒在木橋的縫隙中,小腿當時就紅腫流血了,看到這里,我心里覺得很過意不去,我的膽小和猶豫,給隊友帶來了很多的困擾,如果不是因為來接我,也不至于摔傷,這時候再也顧不上什么河水冰涼、湍急、渾濁了,滿心愧疚地在隊友的幫助下趕緊過河,瞿過橋時也前來幫忙……

過河后松口氣,前面又是一片坡地,走了不到2公里,沒想到拉薩的隊伍已在牧場牛棚就地扎營,路過時營地升起了裊裊炊煙,真幸福,而我覺得今天的行程確實太少,趕緊追上前隊商量,他們早已決定,因為擔心后面的過橋點像今天一樣水流湍急,想走過軌跡標注的三號橋再找地方扎營,距離約3公里。于是我們在拉薩隊伍的呼喊聲中繼續一路向前,經過一片樹林馬道,軌跡提示又有一處過橋點,等我們趕到后,橫在我們面前的又是一條攔路而過湍急的河流,河道并不寬,木橋都不知道哪兒去了,上下觀察了幾處過河點后,又一次脫鞋在隊友的幫助下快速通過,反正我除了怕冰,一個人肯定是不敢過河的,雖然都叫我小胖,但是一不小心還是會有被水流沖走的危險……

橋都被水沖垮了

有河流小橋的地方都有上下坡,過河緊繃的神繃讓我們的體力消耗,短暫休息整理好衣物裝備后又繼續爬坡前行,運氣比較好,后面只是過木橋,不用再趟水了,大約6:30分走到一處軌跡標注的營地,我們并未選擇在此扎營,前方約1公里處有小橋和牧場營地,等我們趕過去時發現都是坡度較大的上下坡營地,于是我們繼續往前趕,走了近30分鐘,有一片坡地營地,有明顯路跡,查看后上方有較平整的牧場有露營的痕跡,還有一些垃圾丟棄,只是軌跡未標注,旁邊就是我們今天的目標地3號橋,看看前方基本1小時范圍內都是在原始樹林里,扎營點和水源都會是問題,于是我們選擇了這處好地方扎營休息,只是辛苦了隊友去河邊打水,回來都累的休息喘氣才能繼續往上走,而我一臉壞笑地待在帳蓬里,索性決定第二天臉都不洗了,晚上和隊友再一次溝通了我們接下來的行程打算,整理了一下剩余食材等物資,另兩名驢友已呼呼睡去……

D4:3號橋牧場-貢嘎寺-子梅村-巴旺海-爛碉房-草科鄉

因為昨天實在出發得太晚,導致未完成原定到達貢嘎寺的目標,雖然因種種原因也湊巧不可能完成,早上9點地就催促隊友收拾出發,軌跡距離約6公里到達貢嘎寺分岔路,沿著唯一的一條馬道,又經過了幾處小小的過河點,打開軌跡提示和照片,我真的是絕望的,我們來一趟不容易,別人非雨季過河,小橋或過河點都能正常通過,有些河流因為季節干涸沒有標注,而我們經歷了兩個晚上的大雨,就像趕在了雨季,幾處過河點暴漲湍急,如果不是昨天和一路想分隊走的驢友一起互相鼓勵幫助,我都不知道我會怎么拖累隊友安全通過那些讓我回想起來心有余悸的河流,勿以小怨,忘人大恩,仿佛大家之間默契地形成了一點原本像散沙一樣的團隊意識,歡聲笑語一直在山谷河流中回蕩。

不知不覺便走到了一處有連續上坡的地方,能遠遠地看到子梅村的藏民家了。

負重行走帶來的壓力讓我們多次持續休整,好不容易爬到山頂便是一處平坦的大路,離貢嘎寺只有1.5公里了,心里有點小興奮,貢嘎寺近在眼前了,我雖然背負最輕,但速度也最慢,于是跟隊友打過招呼后朝前走,這一段路全是下坡,很快走到鐵房子旁放好背包拍了幾張照片,沒幾分鐘他們都下來了……

貢嘎寺方向

放包休息時商量,威放與瞿輕裝去貢嘎寺,往返3公里,哪知到了貢嘎寺,鐵將軍把門,無人應答,只有悵然若失地返回與我們匯合,下子梅村5公里全是下坡,路上偶遇騎摩托車返回貢嘎寺的喇嘛與我們打招呼,這么陡的坡,有的地方一堆亂石,這樣的勇氣和技術讓我們驚嘆!由于基本是下坡路,我們不敢直接沖下去,減慢了速度,以免膝蓋受傷。

這一路隊友威放都將不可降解的垃圾和以前驢友丟棄的明顯的垃圾收走,直到下子梅村才扔進固定的垃圾投放點,“袋”走垃圾,留下美麗,為他和固執的環保意識和無私付出點贊!

過橋左轉哦,快進村了

大約下午2點左右,終于到了下子梅村村口,打聽了一下村長貢布家的位置,就在前面路口拐彎處不到1公里,轉身一看,他們都不想再繼續走了,由于負重問題丟棄了原本就準備不夠充足的部分營地餐和氣罐,難免肌腸轆轆,這時貢嘎山客棧的中一走了出來,于是就地決定在他家先吃頓飯,收費每人20元。今天一天的天氣都是陰沉的,他們對泉華灘景點興趣不大,子梅埡口的天氣看來不能抱什么期望了,于是我提出可以早點吃了飯,包個中轉車到達巴王海附近,再徒步約5公里就可以到達爛碉房,轉車至草科,這就意味著我們今晚就能回到有信號的地方并且能洗澡了,徒步幾天,大家身上的汗水都變得臭不可聞。于是我們催促中一快點燒菜,一會兒坐他的中轉車至巴王海,威放為節約時間主動跑去當主廚“大顯身手”,吃飽喝足,4點多鐘補充水源和電源后坐車至巴王海,由于去年泥石流塌方,下子梅村至巴王海徒步起點車輛不能直達,有5公里需要我們自己徒步至巴王海,原本只需徒步約5公里到達爛碉房的路,我們需要多走一半,預計2個多小時。

空靈飄逸的巴王海坐落于貢嘎群山之中,位于海拔3000-3200米左右,群山環繞,彎彎曲曲的河,像一條碧色巨龍盤繞在山谷。在冰川融化的時,部分干涸的河床、枯木也成了一道風景!來到巴王海附近,道路兩旁大片的野草莓終于被他們發現了,于是我們停下來將這天然美味迫不及待地送入口中,尕撒不愿意吃,說草莓長得越大的地方全是牛糞。

巴王海

到達巴王海的起點后,有一段小坡,前面又有一條河流攔住了我們的去路,翟又萬分擔心地說怎么辦,這么大的水又得過河,看他一臉的擔憂,心里偷笑,其實木橋就在左側。

從金銀山頂(6410M)的巴望冰川發源的大河

過橋后通往爛碉房的道路一馬平川,我們的旅行快結束了,兩位驢友擔心天黑都走不出去,一溜煙地跑了,而我和隊友威放由于擔心膝蓋受傷,緩慢自在地邊走邊聊,屬于我們的戶外時光一點點在消逝,行程快要結束了…

晚上8點15分到達爛碉房后包車300元送到草科住宿,每人10元過橋費。經過1個多小時的車程,到達草科,幾個吃貨又要吃這里聞名的草科雞,各自向家人朋友報了平安后,腐敗吃喝,早點洗洗睡。

第二天可在草科轉乘巴士到石棉,再返回成都。

后記:這一次說走就走的貢嘎徒步穿越,我們忽略了雨季過河的風險性,比我想象中的簡單輕松,因為隊友背負了大部分裝備和所有食材等,也離不開另兩名驢友一路的陪伴與無私幫助!

浮云一別后,流水十年間……天空不一定是晴朗的,微笑揮別那些匆匆地相遇和離別,曾經年少輕狂不知愁的青春,終將一去不復返!

山高水長,就此別過!

更大的世界,還有更好的我們!!

冰糖葫蘆XB 發表于 2019-7-17 15:32 景美!去了還會想再去的地方。還好!我是8月底走的,晚上最多毛毛雨,早上就天晴!水也是清的。過河雖然困難,可是比之你們,又不知好了多少。功課很重要!我下載了好幾個貢嘎線路,基本一條路,足足的充電寶,和朋友先后看線路,線路,安全的保障!
做好基礎的出行準備是必須的,還有更多更美的地方等待我們去留下足跡!( 本文作者 : 頹廢地沉默 )

網友評論

你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
發布新帖



8264在外部落
同乐城1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