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游記攻略從來的地方來,到去的地方去--2019拉達克贊斯卡徒步記(上)

從來的地方來,到去的地方去--2019拉達克贊斯卡徒步記(上)

作者:Small魚兒     11987人關注 2020-3-9 10:21

有些路你不走下去,就不會知道那邊的風景有多美麗

https://v.youku.com/v_show/id_XNDU3ODY0Njc4MA==

拉達克贊斯卡記錄預告片-視頻

前言

2015年當北半球的環球騎行結束從LA回國后,有朋友問 "你還會去哪里?”我毫不猶豫的說“Ladakh拉達克", 對這個地方好奇和想要去看一看更多的緣故是出于下面這一張照片。

<Mulbekh Monastery, Zanskar, Indian-Kashmir>

這張照片出現在Bing的首頁推薦時,瞬間被震撼到了(也許你的手機屏幕比較狹窄換電腦瀏覽絕對不一樣),廣袤的蒼穹下聳立在懸崖山壑之上的那幾縷經幡塔,那一刻視乎來自遙遠天邊的清風已在臉龐拂過,以及那遠山的召喚伴著隨內心的冥響,久久纏繞在我的思緒當中。腦海里浮現一個大大的問號這會是在哪里?第一眼會猜想是西藏,如果不是的話至少在藏區或是藏傳佛教所信奉的區域。在無限的好奇心指引下,查閱Bing首頁圖文的英文介紹:Mulbekh Monastery, Zanskar,Ladakh Indian-Kashmir 。瞬時驚訝Ladakh拉達克又一次出現在我的眼簾,連同一起的還有一個名字Zanskar贊斯卡。于是從那時開始查找和收集大量關于這片中國人極少踏足的區域資料和介紹.

遠山在召喚

Ladakh拉達克 翻譯過來其中有個意思是山的那一邊。從地理上的區域分析也不難看出,它的位置剛好在兩個世界屋脊的山脈之間,喜馬拉雅山北麓,和喀喇昆侖山南麓。東鄰阿里地區,西南則是克什米爾山谷,今屬印控克什米爾地區。而這一區域,在歷史上有一個更加如雷貫耳的名稱——勃律。雖然現代歷史概念里,勃律基本被定義在巴控克什米爾的吉爾吉特--巴爾蒂斯坦地區,但這一劃分方式,未嘗不是受到了印巴分治的影響。因為幾乎沒有人能夠說清楚,勃律疆域的南邊界究竟在哪里,換句話說就是,勃律和拉達克之間的邊境線從來就沒有確定過。所以,很有可能,勃律這處因為大唐、吐蕃、阿拉伯帝國(大食)三國反復爭奪,而屢見史端的土地,在唐時是包含拉達克地區,或者至少包含其北部地區。

在今人看來,克什米爾地區是一處雪山遍布,環境惡劣、人跡罕至的高原,沒有什么值得爭奪的價值。但古時卻決然不是這樣,因地處中亞、西亞、南亞的交匯處,是三股文明方式融匯、沖突的焦點。所以,拉達克自古以來便是強國的斗獸場。歷史上,貴霜帝國、大唐、阿拉伯帝國、吐蕃王朝、莫臥兒王朝、清帝國、大英帝國,走馬燈似得在此輪換。這些威名赫赫的龐然大物,幾乎可以串聯起整個人類,從上古直到現代的文明。

<拉達克的山谷>

很多時候,文明是伴隨著商賈的駝鈴傳播的。貫通西亞、南亞和東亞商路從克什米爾穿過,或向東途徑拉達克到達西藏和尼泊爾,或者向北進入新疆,穿越大漠直達大唐的首都長安。商旅的發達帶來了貿易和繁榮,這就像你家正好處在十字路口上,大量的人流便是一種重要的資源,在給你帶來利益和機會的同時,也會帶來強鄰的覬覦。如果你自己的胳膊不夠粗,那你就等著收保護費的上門吧。

<玄奘西行取經大致路線>

說到這不得不提下當年的唐王朝,當年唐玄奘出西域至印度取經,路過拉達克時被高山癥所苦,以致認為是中了邪魔。拉達克因地處高山谷地,因此空氣稀薄,初履拉達克的人士,都會因高山癥而不適應。

<玄奘西行>

在此還要介紹一位重量級藏傳佛教人物,蓮花生大師。在藏區流傳著許多關于這位寧瑪派祖師爺的故事,而他的出生地一直眾說紛紜,但普遍認為是在烏仗那國。這個烏仗那國便是在今天的拉達克地區。中國與烏仗那國有著甚深因緣。唐玄宗在天寶四年還曾冊封烏仗那國的國王為王,烏仗那國與罽賓(今克什米爾)皆為密教圣地,在當時都曾為中國的屬國。而大圓滿教法更由漢地祖師吉祥師子傳給蓮華生大士。空行圣地烏仗那與佛陀在《華嚴經》中所授記的文殊凈土中國,在體性上雖然本然不二,但是在外相上,卻不斷地示現相續往來的因緣,而許多的賢圣更在其中成就了極為廣大的佛法事業。

<在拉達克地區所供奉的蓮花生大師像>

歷史往往眾說紛紜,而今天的格局宛然如此,再說說這里的人,從人種學的角度來說,拉達克地區的原住民應該是古代雅利安人的后裔,這大概是臭名昭著的第三帝國領袖阿道夫·希特勒,之所以會派人不遠萬里跑到喜馬拉雅,尋找征服世界的偉大力量的原因之一。但隨著,吐蕃和清朝對于拉達克的長期統治。現在拉達克的居民,已經是以東亞蒙古人種占據絕大多數,文化特點也具有鮮明的西藏文化的特色,以至被稱為“小拉薩”。

詹姆斯·希爾頓(James Hilton),《消失的地平線》一書作者,許多朋友看到這個名字,立馬想起的是 香格里拉這幾個字。沒錯,這個英國暢銷書作家筆下的香格里拉讓無數西方人所向往著迷?世上究竟有沒有香格里拉這個地方?而做為東方人的我們卻也很難給出一個確切的答案。

詹姆斯·希爾頓

但我們至少可以從書中分析猜想到二三.

拉達克在50萬平方公里的高山環抱之中,有一條據說是5000年前喜馬拉雅山中一位大師開辟出來的小徑,經由這條小徑步行30天即可進入西藏阿里地區。

據說,沿著這條小徑的深山幽谷之中,存在著幾個與世無爭的快樂小村,我們叫它“世外桃源”,外國人叫它“香格里拉”。20世紀70年代,拉達克開始接觸外界,1975年正式對外開放今人才有幸目睹她的真容,《美國國家地理》雜志掌握先機,派人“小走”一趟,宣稱拉達克是地球上“最后的香格里拉”。

《消失的地平線》一書中所提到的喀拉昆侖山脈應該在拉達克地區,喀拉昆侖山位于新疆與西藏交界的地方,屬于中國的西北方向。而爭相標榜自己是真正香格里拉的云南中甸、四川稻城等地均在西南方。書中結局部分,四人坐的小飛機就根本不可能從巴基斯坦飛到云南,根據當時的航線,真正到達的應該是印度。

不管如何眾說紛紜,我想真正的香格里拉永遠在人們最美好的幻想當中,它無時不刻激發著我們去尋找和發現美好的事物,在這群山當中隱藏著無數的與世隔絕的秘境和最純真的美好,它需要人們的勇氣和信念一步步向它靠近。

遠山的囑咐

與日月同行

與星河共寢

翻山越嶺

冰川峽谷

鐵馬

冰河

馬在云崖走

懸在崖壁的古寺

一水碧羅裁繚繞,萬峰蒼玉刻孱顏

腳踏藤橋江上走

星星在數著星空下的人類

恰似那幅景

風吹路遙雪漫山

獅子望銀河

---鐵馬冰河入夢來

人生最美的風景在路上

凡有等待就有啟程

在2017-18年兩次贊斯卡計劃由于各種原因與之錯過之后,直到三年之后也就是2019年9月仲秋,我終于踏上尋訪心中的香格里拉的探險之旅。

飛機先飛德里再轉小飛機去列城

在清晨坐最早的一班飛機與陽光一起升起在喜馬拉雅的群峰之中,一個人靠著窗,緩緩睜開眼睛靜靜的看著窗外的景色,深深的被吸引,感嘆這億萬年的山巒溝壑要等待多久的時光,我們才能見一面而后又擦肩而過掉入無盡的輪回等待里.....之前輾轉一夜飛行旅途的疲憊瞬間清醒了許多,飛機在一小塊狹長的河谷地帶緩慢降落,終于抵達化外之境--Ladakh 拉達克 :)

列城機場小小巴

2019年9月11日 星期三 晴@Leh列城“Welcome to Ladakh” 把寫好的入境單遞給列城機場的邊防人員,收好護照走出機場之前邊防站的工作人員微笑著說的最后一句話,忐忑的心終于平靜下來,因為來之前在極少數關于,如何進入克什米爾拉達克中文敘述里反復強調要紙質簽證才能入境的消息被證實不可靠,也證明來之前查閱各方外文的資料的重要,謝謝那個當地朋友的回復中確認電子簽是和紙質簽一樣可以入境。走出機場短短幾百米的公路,邊防哨到處都是荷槍實彈的士兵,氣氛突然又顯得格外緊張起來,還好這只是他們的日常工作別無異樣。進入城區這個在高空往下俯看這個四周都是陡峭山峰的皇城平靜得有點難以置信,道路也很干凈,偶爾還會看到牛兒和狗兒邁著悠閑的步子在大街中央散步,也許這是時間還早的緣故。來到早先預定好的家庭旅店,店家很熱情的接待,來到樓頂的陽臺和描述中基本相同,雪山在遠方,列城的皇宮就在眼前。放下背包,趁著古老的皇城還未蘇醒,是拜訪的最佳時機。早起的路人會微笑打招呼,小孩會揮手說早上好,還有人會問你從哪來?似乎覺得既熟悉又陌生......

列城皇宮 山頂寺院 山下民居全貌

房間外的小陽臺 開門見山

在喜馬拉雅雪山險峰之中能有這樣一塊神奇的土地,這些要歸功于那些高聳如云的雪峰,冰川河流仿佛就從云中流下來,在歷經了千百萬年的沖刷之下將大山移走,才有了這樣一片平整的河谷綠洲,感謝大自然的恩賜,人們在這里世代繁衍生息。拉達克贊斯卡在當地語翻譯過來的意思是“”眾多的山間道路”人們正是利用這些河谷道路,在大雪封山前,完成所有的信息和物質交換,以至于在一些偏遠的贊斯卡山區,至今想要到達那些村落只能人走牲托的方式才能到達,這也是我此行的目的,想要去到那些遙遠的村落看一看。有人說這里的像極了過去的拉薩連海拔也相差不到100米,但它還在西藏的更西邊,由于歷史和地理的諸多原因,許多人可能都遺忘了它的存在,而且不同信仰的居民在這里和平的相處。

微笑的孩子們

進入高原難免會有高原反應,最好的預防它的方法是多喝水,還有當地的酥油茶。半上午已經逛了半個城市, 我已經喝下了整整兩瓶水,爬上山頂古老寺廟那里的壁畫可以追溯到14世紀,仔細端詳不留遺憾,再俯瞰整個城市全貌,在這里的角度確實可以找到過去拉薩的影子。想象一下一百多年前瑞典探險家斯文赫定穿越遙遠的中亞沙漠要經歷千難萬險甚至犧牲在苦寒之地,才來到這里,他當時時手繪的圖稿和現今對比皇宮的周圍的景致還沒有太多的變化,忽然間就有種穿越古今的感覺讓人肅然起敬。

阿舒拉節

整個拉達克地區居民絕大多數是信奉藏傳佛教,只有一少部分人信奉伊斯蘭教,剛好當天是當地穆斯林的一個節日 回去查閱了些資料才知道叫 阿舒拉節,人們自殘留著血,包括年幼孩子也在內。起初我并不知道有這個節日,當在小巷里遇見第一個頭破血流的孩子時,我想給他幫助,幫他包扎傷口正要開口說話,后面接著來幾個孩子還有大人都留著血捂著頭從小巷走來,我當時以為發生恐怖襲擊了,但他們臉上絲毫都沒有驚恐的意思頭上的鮮血還在直流,當時有些慌張不知所措,連忙上前問發生什么了,需要幫助嗎,他們只是微笑著說,不需要。轉過巷口當我走到大街上,才被眼前自殘的人群所震驚,震驚.......“阿舒拉”源出希伯來文,意為“第十天”,一般指希吉來歷一月十日。相傳該日是阿丹、怒哈、易卜拉欣、穆薩等先知得救的日子。還傳說這一天安拉創造了人、天堂和火獄等,因此,把這一天看做神圣的日子。680年阿里之子侯賽因因在該日被倭馬亞王朝所殺,所以這一天又成為什葉派紀念侯賽因的哀悼日,后來發展為阿舒拉節。

穆斯林女孩也已經看不下去了 確實場面太過血腥

什葉派穆斯林在節日里用鐵鞭抽打自己,以此親身體會侯賽因反抗壓迫和追求真理的艱難。穆斯林成員節日期間成群結對地走上街頭,用綁上剃須刀或小 dao的鐵鏈鞭打自己,或用小 dao在自己的頭上劃開一道口子,一場血祭的狂歡。

當地的僧人也在看

寺院里的壁畫 蒙面的黑天佛像

蒙面的黑天佛像

那一刻的震撼只能用呼吸表達, 要經過多少的光陰,多少的輪回,多少的機緣,才會來到這里遇見此情此景,天地存大美盡無言,一朝風月萬古長空,卻又待向何人說?這輪明月,這縷夕陽,這無盡沉默的大山,深深印在了腦海里,仿佛一千年前一樣未曾改變:)

山頂的廟宇紅墻白墻在耀眼的藍天下格外醒目....絢爛的夕陽將整個城市映紅,而身后的東山頂上月亮也已經悄悄爬了上來,這是我見過最為壯麗的日落景象之一,坐在白墻之上呆呆的看著眼前的一切,回頭那株寺院回廊木門邊的紅色小花在夕陽中也在注視著這一切.....

2019年9月12日 星期四 晴@Leh列城

時差加上輕微的高原反應,昨晚睡得并不是很好,早上就起床9月的列城外面已經非常寒冷,晚上氣溫低到零下,陽光升來瞬間變得溫暖,用過早餐我要去機場等待此次徒步計劃的另外兩個伙伴到來。

院子里的鮮花蘋果樹

友人的飛機晚點遲遲沒能到達,只好在出口等候卻萬萬沒想到有趣的事在稍后上演

當地的一個朋友他開車過來幫我們拉行李,我們就在機場出口外閑聊,他不時還會遇到幾個熟悉的當地朋友也介紹給我認識。正在這時機場走出來一人,個頭不高身穿淺色襯衫,一頂鴨舌帽下有一黑框眼鏡掛在大耳之上,遮住了那對玲瓏大眼,絡腮胡子加上嘴角上的兩圈翹起來的胡須略帶幾分喜感,手里還拿著本書,另一只手在向議論的人群揮手,我當時第一反應會不會是一個官員來視察工作的吧或者一個德高望重的宗教人士。回過頭我想問朋友那人是誰,只見朋友也在向此人揮手視乎沒聽見,于是我拍了拍旁邊的朋友的肩膀小聲的問道:”他是你們的市長嗎?”朋友說不是啊,他是一個演員在印度非常著名。于是我撓了撈了撈頭想了會說到,印度的演員我能說上名字的只知道Aamir Khan(阿米爾汗),朋友笑著說:”他就是阿米爾汗"......”,”啊,啊,阿米爾汗,你不會開玩笑吧,怎么和電視里不像啊,是真的嗎”我驚訝道。朋友說千真萬確一點不假,看著他不會撒謊的眼神,我立馬說到我可以去拍個照片嗎,他說可以啊快快趕緊,此時阿米爾汗已經和旁邊的兩個隨從一起上了車,正要從機場離去,我跑過去在路邊對著前擋風玻璃揮了揮手,阿米爾汗也揮了揮手,我拿起手機示意可以拍照嗎,他點點頭,于是我就拍下了下面的兩張照片.....事后然我感慨的是可能不是遇見阿米爾汗,而是當一個如此聲望的演員,就如同香港劉德華在內地一樣。走在拉達克街上,沒有人前呼后擁的上去擁抱握手索要簽名,而都只是遠遠看著微笑點頭,大家都很有禮貌。顯然大家都認識知道阿米爾汗,不是他在當地不出名,相反他在當地太出名了,因為那部《三傻大鬧寶萊塢》的電影在拉達克取景帶來了大批慕名而來的游客,許多人要感謝他,眾人對待明星的舉動和心態確實值得思考:)

電影《摔跤吧,爸爸》里的阿米爾汗

與兩個老隊友匯合,進山前我們還需要休整兩天適應高海拔,昨天日落前我們去往列城建于16世紀的皇宮和城內最高的寺院Tsemo Maitreya Temple ,是世界最高的宮殿建筑之一,對于兩個剛抵達的隊友是個考驗,而往往我們需要經受這些考驗,才會見到這世上難以觸及的風景。今天我們會繼續向Leh周邊更多古老寺院皇宮前進,探尋那里更多的歷史文明的痕跡:)

2019年9月12日 星期四 晴@Leh列城周邊

建于1664年的Chemrey寺是我們今天第一個造訪的寺院,它聳立在群山之上,遠遠望去白墻紅檐映襯在清朗的藍天背景像極了一幅畫。四四方方的白色小屋依山而建像積木塊一樣,層層疊加,組成了一個龐大的建筑群,最早的修建者 Lama Tagsang Raschen也許沒想到會有今天的規模,廟堂里還供奉著一尊著名的蓮花生大士的雕像。每年藏歷第9個月的第28天和第29天這里會舉辦濃重盛大的Chemrey Angchok神圣舞蹈節,希望下次能有機會目睹這一盛況。

Chemrey寺

離開Chemrey向著來時的方向抵達印度河左岸的Stakna寺,遠遠望去河水像一條克什米爾圍巾系在了一尊山虎的脖子上,因為Stakna建在一座形似老虎鼻子的小山之上,16世紀后期不丹學者Chosje Jamyang Palkar發現它的時候,就決定開始在這里建造寺院,而和它遙相對望的是格魯派拉達克最大的寺院Thiksay monastry。

Stakna寺

沿著喜馬拉雅印度河上游的河谷,我們來到Thiksay monastry 提克西寺這是一座藏傳佛教格魯派的寺院,位于印度控拉達克地區列城以東19公里的提克西村山頂。該寺是拉達克地區與西藏拉薩的布達拉宮相似而著稱,是拉達克中部最大的寺廟,與布達拉的人潮洶涌,這里顯得格外寧靜,登上最高十二層樓塔。遠眺雪山河谷,巧遇兩個小喇嘛在吹銅欽也叫大法號,很多時候我們只是通過電視和紀錄片看到它,親眼一見,聆聽這聲音低沉而威嚴,仿佛具有某種所向無敵的氣勢,奔向遠處的雪山峽谷:) 站在Thiksay monastry的寺院的屋頂可以遙望Shey Palace 它過去曾是拉達克的夏季首都。

這座宮殿現在大部分都是廢墟,最初建于1655年,靠近Shey村,由拉達克國王Deldan Namgyal,也被中為Lhachen Palgyigon,曾被拉達克國王用作避暑勝地。在宮殿的最上方的寺院中供奉著拉達克地區第二大的釋迦牟尼佛鍍金雕像端坐大殿當中。每當清晨太陽升起,皇宮的投影就會正好落在西側的濕地湖泊當中。看著眼前這些記錄著過去輝煌的歷史,到后來也被歷史所塵封。如今只有高聳在懸崖巨石之上的殘垣斷壁還在講述昨天的故事:)明天我們將啟程去往進山前最后兩個古跡的探索,期待中秋的月升起在拉瑪玉如的城墻之上。

夜晚列城的集市 賣番茄的阿婆

2019年9月13日 星期六中秋 晴@Lamyuru拉瑪玉如

在遙遠的拉瑪玉如升起一樣的月亮,祝福我的家人朋友們中秋快樂安康:)沿著印度河谷,我們到訪了已有上千年歷史的Aichi 寺拉達克最古老的寺院,千年前的藝術壁畫精妙絕倫,嘆為觀止,與它同一時期西藏阿里的托林寺已經完全找到當年的模樣了。繼續順著河谷翻山越嶺,山巒氣勢越來越磅礴,來到Lamyuru拉瑪玉如,這里和它的名字一樣美麗,來之前我閱讀過很多關于它的資料,但第一眼看見她從群山之上出現在眼簾時,還是被震撼到了,蒼涼的月球地貌溝壑林立的懸隘之上,白色和紅色寺殿就這樣高高聳立在那里,守望著每個遠行的旅人。看似寸草不生的大山之上,人們還在虔誠的生活,他們與這片大自然完全融合,上億年前這里還是一片湖泊,當僧侶們來到這里,在月球地貌的窯洞里生活建造寺廟,隨后慢慢有居民遷入,歷史在滾滾洪流中前進,而這片大山以及這里的人們還保留著他們最初的樣子,明天我們就要進山開始穿越整個贊斯卡山谷用腳步丈量這片土地,往后至少兩周的時間我們將徹底告別網絡和外面的世界,投入更遠的大山之中,去找尋最最原真的世外桃源,真的的香格里拉:)

心中有片草原還有馬

山間古老的城

Aichi 寺

寺廟內的壁畫不讓拍照片,只能拍外面的了

買了些當地的特產杏子干路上吃

寺院里的寶塔

壁畫

放學的孩子

負柴薪

拉馬玉如的花兒

山中俗世遠,你從山中來

2019年 9月14 星期六 晴 @Photoksar

再見拉瑪玉如的月亮

太陽緩緩從東面的山巒升起,秋日里最溫暖的陽光灑向了整個山谷不一會就通明起來,站在客棧的陽臺上,手里捧著一杯熱茶,眼前的一切寂靜沉默的自然,茶不加糖也很甜,山不走人卻走又來,來了人又走。想起我曾住過人跡渺渺的驛站,也曾扎營在滿天繁星的大漠荒原,酒肆路遙江天月小,而我卻獨愛這方古老天地。不遠山頂拉瑪玉如的寺院被金色的陽光包裹,白塔之上經幡飄動,這是它幾百年來最普通最平靜的一天,而對于我此刻要和它說聲再見,隨后踏上我新的旅途,江湖路遠它日若有緣,峰回路轉再回此地定再對飲三杯....

天路

客棧的自助早餐和昨晚的晚餐一樣符合我的胃口,收拾好行囊,向導丹真說今天進山的路我們需要坐車前往徒步的起點營地,而通往營地的這段路不是很好走,而我們之前從列城出發預定的汽車已經出現了嚴重的故障問題,司機連忙道歉并打開引擎蓋讓我核實。好在司機臨時幫我們找到一個拉瑪如玉當地的司機大叔帶我們進山。沒等多久一輛拉達克版的五菱榮光出現在我們面前。驛站的服務生很有禮貌的幫我們把登山包及許多行李扛上了車頂,系上安全繩,發動引擎,神車就搖搖晃晃的出發了,沿著月球地貌的峽谷我們飛馳在月球之上。沒多久我們就感受到了月表的凹凸不平,顛簸之余不忘打開窗用司機大叔臨時教我們的拉達克祝福語句與路過的山村人們打招呼。每個人都向我們投來質樸的微笑,也許是五湖四海皆朋友的這股熱情,中途大叔帶我們去了他的一個朋友家做客,藏式的泥巴木屋,甜甜咸咸的酥油茶,熱情的招待。我把之前國內準備好的大白兔奶糖分給遇到的朋友和孩子們。我們是這么近距離的去了解這里人文與風景,你可以和當地的人坐在一起,一起聊天,一起開懷大笑,一起盛情歌詠,沒有人會計較你是誰,你從哪里來又要到哪里去.....

走訪一戶當地居民 ,熱情的人們還給我們準備了茶點

抵達一號營地

告別這一家人,我們繼續向著徒步起點Photoksar營地前進。一座又一座形似各異的雪山,雷霆萬鈞般的氣勢出現在眼簾,驚呼這大自然的鬼斧造化,感慨手里的相機和手機卻無法最真實的記錄這般的震撼之美,眼睛和記憶是最好的相機,這歲月的長河記憶膠片里也許很多人都無法親眼記錄見證這些畫面,何等有幸我們能站在這里感恩上蒼的恩賜和緣分的寄予。越接近海拔近五千的埡口路也更顛簸, 碎石林立,一個彎接著一個彎,旁邊就是深淵萬丈,汽車幾次差點傾翻,好在神車耐磨,司機耐心,化險為夷.....有幸我們終于在下午三點前抵達營地,在一條融雪的溪流旁,遠處還有一個村莊孤懸在山谷崖洞之上,看似蒼無生息,而四周山坡河谷,青稞梯田環繞,成熟的金色青稞在風中搖擺,告訴我們這是一片生機盎然的世外之境,隱約可以看見在地里收獲的農人。向導丹真說我們廚師,協作以及物資下午會到,我們的馬兒和馬夫也許要到傍晚才能抵達,我們在等待整個穿越贊斯卡團隊的匯合。

與贊斯卡四大天王匯合

大廚做飯

等待總是漫長的,太陽下山前,我們的人馬糧草全部到齊就位。帳篷已扎好,馬兒吃著草,故事需要我們去尋找,在太陽下山前,我去往那個不遠的村落Fotoksar 。沿著山腳的小路,我遇到了收割青稞的農忙人,趕著毛驢托著草料的牧人,還有嬉戲玩耍的孩子們,他們都在給我傳達一種古老而質樸的氣息,很少有人來打擾。沒過多久夕陽已映紅了整個山谷,白色泥墻房屋的輪廓,青稞梯田的層次,渲染出電影般的柔美,讓人陶醉其中。爬上山頂坐在寺廟白塔旁,數著星星爬上來,沿著小溪又走回營地,廚師已經做好晚飯,酒足飯飽伴著十六的月亮沉沉睡去.....

青稞地勞作的人們

歸家

2019年 9月15號 星期日 晴 @Singey-la

雪山獅子星

六點半起床,七點早飯,七點半出發。簡單明快,我們和向導丹真先出發,馬夫與協作以及廚師在后面收拾好行囊,裝上馬鞍隨后出發。雪山中間,路徑蜿蜒到目光的極遠之處,行到水窮時,坐看云起落,埡口的經幡隨風歌頌古老的經文,祈禱萬物生靈安康吉祥。再下到河谷,幾處說不上年代卻顯得久遠古老的殘缺白塔遺跡還在倔強的聳立在大山之中,坐在白塔下休息,仔細端詳著這些用巖石和泥土混合堆砌再涂上白灰的塔基,何人何時建造?只有它們自己還在講訴它昔日的故。繼續向雪山前進,山坡有牦牛在吃草,雪雀在帶刺的薔薇植物枝干上鬧咋咋,土撥鼠偶爾也來打招呼, 那座像手掌彎曲的雪山就在不遠的前方,今晚的Singey-la 營地就在那雪山之下海拔4600,丹真說這座雪山像獅子,人們叫它獅子雪山。剛開始我們都怎么都覺得像一個彎曲的手掌,可當你把它倒過來看時,一種張開大嘴的雄獅正臥在在高高的雪山之上向天仰望,不由得讓人敬畏。下午兩點我們已經抵達營地,張羅好一切坐在帳篷里看書嗮太陽,是件讓人享受且靜心的事。夜里星星開始點綴,為旅行的人指使方向,為回家的人照亮前方的路,萬籟俱靜的夜,你看只有那雪山上的雄獅還在與星星講故事:)

雪山草地

高山的鮮花

高山流水

午餐 沒有塑料袋

二號營地扎營

打馬掌

馬夫對我的望遠鏡很感興趣

夜里的星星美到了極致

2019年9月16日 星期一 晴 @Skyumphatta

山崩地裂的感動

晨在夢境中醒來,一夜各種不著邊際的夢就在睜開眼的瞬間消逝在人間。打開帳篷帶著沉沉睡眼仰望那雪山獅子,它好像早就醒來,威風凜凜的張開大嘴震懾著天際。收拾帳篷行囊,空氣中寒意實足,凍得手腳直哆嗦,才發現昨天四周流淌的小溪都已經結了冰晶,我的戶外小鍋昨晚燒的開水也已結成了冰塊。去到向導的大帳篷,那里有熱氣騰騰的牛奶麥片,幾片贊斯卡燒餅整個寒意已經消散了一半。吃過早飯我們和向導丹真先出發,馬夫和協作及廚師他們會把所有行李裝上馬鞍隨后就到。走在山道中間凝望一道道光束翻過高山,灑向山谷叫醒山谷里的居民,雪雀和蝴蝶最先到來在前面帶路。我們往5000米的SingIa埡口繼續前進。高原長距離徒步需要更多的體力和勇氣,繁華世界星光大道也許你都走過,唯獨在大自然的山崩地裂間,我們找不到任何驕傲的痕跡,虔誠的邁著步子,緩慢的向山頂挪動,氣息加快,頭腦發麻,這個時候只有大山才能聽懂你內心最真實的獨白。終于站上埡口,迎著凌冽寒風,看著山那邊的世界,久久不語,前方的路山巒疊嶂,溝壑萬千,腳下的每一塊石頭松軟卻堅強傲立在那里已經上億年的光陰,人事蹉跎,世代易主,每一塊石頭都毫發無損,可那些清晰可見隆起的斷層巖紋仿佛又在訴說山崩地裂的故事就發生在昨天...看著遠方經幡在風中為每個人祝福,路過的人們也用石頭堆起了祈福的瑪尼堆。繼續前行,望山走死馬不是說說而已。3號營地我們很早就在對面的山谷看見,可到達的時候已是人倦馬乏....夜景降臨,天上的星星像那無數發亮的眼睛,一眨一眨,在自然宇宙面前,我們渺小得像浩瀚星辰里的一粒沙,只能以心敬畏,以身守護。當你親身經歷,看過和體會過這一切,大山的召喚你要去往遠行,那片千山萬水再也沒有什么能撼動你強大的心靈,山崩地裂是你內心真實的寫照,你瞧這寂靜的大山,這慷慨的自然,這茫茫的宇宙,原來它們都懂你:)

辛苦的馬兒

始祖鳥

第一個五千埡口

刀削斧劈版的山巒

2019.09.17 星期二 晴 @Hanamu

修路的人 走路的馬

今天的路起初沿著未完工的汽車山路前行。在崇山峻嶺的峽谷中段,橫切出來一條山道,這讓我想起了國內的太行山道,而拉達克的這段路艱險程度與之有很多相似之處。昨天傍晚我和兩個在路邊燒火驅寒的修路工人聊天,他們滿臉黝黑,微笑時透著質樸和潔白的牙齒。我起初還在一旁觀望,火燃燒著很旺,火焰甚至高過了人頭,可他們好像并沒有絲毫的畏懼,一邊聊天一邊告訴我可以靠近一點更暖和。我說“這條路修了多久了?”他們說在這里工作了兩年路也修了兩年,今年是第三年,年底基本就可以完工,他們就可以回家與親人團聚了,言語中透露著歡喜。他們是修建這條40公里山道17民工人中的兩位,一個是廚師負者整個團隊的伙食,另一個則是開山碎石的工人。一個十九一個二十歲,風吹日曬已經改變了兩人原有的年齡的模樣,這是他們最好的青春時光獻給了這片大山,正是他們的艱險工作,使得這片大山里的人們有更多走出去的機會.....

修路

慈祥的老人

山道逐漸又變回徒步的小道,來到一片巨大的山谷闊地,陽光下的云朵投影在眼前的山谷斑駁有秩。遠處的山村金色的青稞地像一顆顆寶石一樣鑲嵌在大地之上,我們往山下前行,山谷兩座大山坳間,出現一座寺廟。白墻紅檐印在藍天白云的背景宛若世外清修之所。這里叫 lingshed monastery 建在十七世紀,是個典型的格魯派寺院,院里的小喇嘛在誦經,年齡略長的在用糌粑制作貢品。老喇嘛帶我們參觀大殿,我問之前有中國人到訪過這里嗎?他說好像有一兩個,但很少很少有中國人會來這里....從寺院出來,繞著山村小路上到一個大嶺,之后的山道并不好走非常狹窄,旁邊就是傾斜的高山深淵,我開始有點擔心,這樣的路人走都很吃力危險,我們的馬兒是怎么走的?很擔心它們馱著沉重的行李,失足就會跌落萬丈深淵,事實證明我的擔心是多余的,勇敢的馬兒們早已習慣了這樣的山道,而且走得很快,在我們抵達四號營地時沒多久馬隊就到了。卸下沉重的行李,馬兒們在地上開心的打著滾,我問馬夫它們晚上去山谷里自由吃草會休息嗎?馬夫說它們只會休息一會會,而這個時候發現它們都站在那里一動也不動像木馬一樣,我問它們是在睡覺嗎?馬夫說是的呀.....也許站著睡覺的馬兒永遠時刻準備遠行....

云兒的影子投影在山巒大地

轉塔

入寺

收獲的人們

生活離不開學習

山體滑坡

雄鷹展翅

母親和孩子

能曬得到太陽的地方都在蛻魚鱗, 嘴唇也裂了一個條縫

開心的馬兒

一包榨菜一碗白面 一瓶老干媽辣椒醬 救活了無數次想家的味道

萬里迢迢背的爐頭氣罐 徹底拯救了我們冰凍的雙腳

馬夫會呼吸的毛線襪

2019.09.18 星期三 晴@zingchen

有上坡就有下坡今天一開始就是連續的爬升,從海拔4000上升到4700的Hanamu-la 埡口,在高原連續上坡是件相當耗費體力的事。咬著牙迎著呼嘯的寒風向上攀登。一個半小時,終于來到埡口,白塔經幡在湛藍的天空下格外美麗。回頭看看昨天和今天來時的路在雪山下的褐紅色山脊,走過的路蜿蜒曲折,有上坡就會有下坡,人生的路何嘗不是這樣,縱使黃沙滾滾,心里卻涌著甘泉,頂禮膜拜眼前的雪山,信念催促著前進的腳步,之后連續沿著河谷的下坡,可以看見礫石下厚厚的冰川,正是它們的融化才形成了小溪又變成了河流.....這里的河谷已經倍顯生機,兩岸紅柳樹茂密,許久沒見到這么多的植物同時出現在眼前。離開紅柳林向山坡前行,轉個彎再上到一個高地,河谷已成壯麗的峽谷,出現在眼前,瞬間驚嘆震撼無比。那些細細的溪流在磨練成大江河之前想想這要經過多久的時光才能開辟出這樣波瀾壯闊的風景。再小的力量也能改變世界創造未來,小小的溪流日積月累的沖刷洗滌才有了今天的面貌。下山向zingchen營地前行,路甚是狹窄,旁邊就是萬丈深淵深不見底,擔心我們的馬兒是否能適應這樣險峻的路段。馬兒還是出乎意料,順利超越了我們,在最危險的路段馬兒走在了最前面它們早已適應了這樣的環境,它們才是這里的主人,上坡下坡皆是行.....

清晨馬兒從峽谷里吃完草繞著帳篷好奇的張望

看似荒涼也有生命

登上埡

懸崖間穿行

冰川

懸崖萬丈的深谷有點像金庸小說里地方

神奇的生命

冰冷刺骨的河水,終于可以洗澡洗衣服

2019. 09.19 星期四 晴 @Hanamur

生命的河昨晚入夜前,下到藍色的冰河里洗了個澡,在睡袋里全身發燙早早入眠睡睡了一個好覺。清晨太陽從河流去的方向升起,陽光回歸大地,打在帳篷上喚醒沉睡的人們,離開zingchen我們需要翻越一個4500米的埡口。蜿蜒曲折的盤山小道和前幾天的區別不是很大,依然走在最前面,腳下的足跡突然讓我覺得和之前都不一樣,很明顯除了人和馬的足跡之外又多了其它動物的痕跡。我把不同的動物足跡都拍照記錄了下來,至少有偶蹄類,禽類,還有大型的熊類的足跡。繼續往上埡口方向攀登,這時突然遠處的山崖有石頭滾落的聲音,目光警惕的向那邊掃去,讓我驚訝不已,一群野羊在離自己不足百米的山崖移動,它們顯然是發現我了,在慢慢遠離,連忙蹲下放下背包拿出相機和望遠鏡。看著它們緩慢的在山崖跳躍移動興奮不已。這不就是我一直想要找到的動物活動的情景。拍下幾張不是很清晰的照片,來到埡口和向導丹真分享足跡和野羊照片,他說今天早上我們的馬夫就在這山上遇見了兩只熊。讓我們倍加小心,這里的生態還保持原始的面貌,幾乎不受外界的打擾,在局域范圍內這么近距離還可以看到很多野生動物活躍的痕跡。

崖柏堅強的生命

各種動物的足跡 目睹野羊在懸崖上跳躍

埡口另一邊又是雄偉壯闊的情景,群山之間一條大河切出了一道深深的溝壑山谷。丹真說這就是贊斯卡河,歡迎來到贊斯卡,走了這么多天才摸到贊斯卡的邊,確實是不容易。眼前的這條大河從南向北洶涌澎湃,正是它所流過的區域直到今天仍孕育著許多的生命和文明。生命的河,喜樂的河,緩緩地流進我的心窩.....

金色樹葉

深谷里的家

今天我們的營地就在贊斯卡河邊的Hanamur village,風化的火星地貌,看似貧瘠卻因贊斯卡河的流過,形成了紅柳灘涂和沖擊的沙土田地。有牦牛和馬兒在河灘附近紅柳樹林間吃草嬉戲。我們的露營地是一戶當地農牧民的牧場,戶主很熱情端茶倒水招呼周到。臨時閑聊,他們的小山村這里原本有40多人,年青人外出務工,上學。只有新年回家,平時只有七八個長住人口,雖然公路快修過來了,現在從這里到最近的公路至少還需要2個小時的山路徒步。店家家中有六個兒子最大25歲最小的才兩歲。他的一個孩子已經出家去了寺廟里修行。在拉達克地區有個習慣,幾乎每家每戶都會有一個人出家。信仰是如此虔誠偉大的,他們可以為了信仰以最簡單純粹的方式奉獻自己的一切,為之追求一生,反過來他們得到的是一種精神上的富足。搭好帳篷 洗好衣物,露營地又來了個法國年青人,這是我們近一個星期遇到的唯一一個旅行者,他就一個人按著軌跡地圖行走,幾次險些迷路和遇熊卻還好化險為夷,全身由于缺少維生素的攝入和高原陽光的照曬,皮膚在蛻皮,人也顯得得十分虛弱,簡單閑聊,他剛剛結束了一份在法國軍事法庭律師的工作,就出發來到了這里,而他是兩個月前才知道這片區域十分的好奇和向往就獨自一人出發了.....

夜里我們點起了篝火,溫暖的火光照在每個人的身上,這里有渴望了解未知遠方世界而冒險遠行的年輕人,也有留守故土辛勤耕耘的長者,還有鞍前馬后保駕護航的馬幫人,不管是誰今夜的星光和火焰都點亮了每個人頭頂的那片天和腳下的那方土,那條生命的河就在不遠處緩緩的流淌著,在這生命的長河中對生活的態度和選擇才會形成今天的你:)

2019.09.20 星期五 晴 @Padum

走出大山

帳篷外的月光安靜而明晃我知道已經到了下半夜很快天就亮了,收拾好行囊今天的路程算是簡單從Hanamur 營地出發 沿著贊斯卡河而上去往Pidmo bridge大橋。在那里會有越野車等我們去贊斯卡地區最大的集鎮Padum。年輕的法國小伙希望加入了我們的隊伍他是我們近一周以來在大山里唯一遇到的旅行者,但他還是跟不上我們的速度,一開始就落后了一大截,好在沿河的山路明顯不易走丟。

贊斯卡河水滾滾北去,看似波瀾不驚卻暗流洶涌,沿路的河基山巒都被削成了各式形象,較多的是火星地貌,太空堡壘...像是很多年前在土耳其卡帕多奇亞見過的情景。接近正午時分我們站在遠處的山地俯瞰河谷深處的山村,向導丹真指著很遠的地方一座建筑說,大橋就在村莊附近。我拿出望遠鏡果然發現一座鐵橋橫跨東西河岸,對面還停著兩輛車,也許是在等我們也許不是,我們從得知,因為我們沒有任何與外界聯系的手機信號,即便到了最大的集鎮Padum 也是如此,一切都是按照之前的預期計劃進行,只有到了才知道。我們開始下山往大橋方向走去。越來越靠近,大橋的身影越來越清晰,腳下沿途的河灘有細軟的沙灘,這是贊斯卡河億萬年沖刷留下的痕跡。不時低頭還能撿起幾塊顏色形狀美麗的石頭留作紀念。終于到達,這是一座紅色的鐵橋,走上橋面,讓我驚訝的是居然沒有鐵板覆蓋橋面,只有大概一米肩寬用三合木板鋪成的橋面,除此之外大橋就懸空在奔騰的贊斯卡河之上了,洶涌的河水清晰可見,在腳下奔流而過。不加多余的思索迅速走過木質橋面,爬下梯式的木梯橋墩,平安抵達對岸,想起我們的馬兒怎么過這夸張的橋墩?好在馬隊到的時候,我們的團隊卸下馬上的物質人工托過大橋,馬兒和馬夫則繼續沿著河對岸前行,兩天后我們將在下一個點匯合。物資打包坐上吉普車,我們奔馳在瘋狂原野山谷之間。四周有零星的村莊和寺廟,最讓人沉醉的是那雄偉的雪山,它們聳立于天地之間仿佛有種說不出的魔力,讓人敬畏又向往,越來越近進眼前橫貫南方的又是一排的雪峰,瞬間有種梅里十三峰的錯覺。只是山頂的雪這個季節不算太多,但氣勢已足夠震撼,一片寬闊平躺的沃野之地到了雪山腳下便到達了我們的休整補寄的集鎮Padum,來到山腰的藏式旅店,門口種著各色鮮花在高原的艷陽下歡樂的盛開,其中有八瓣的格桑花,突然感覺這里與遠在三千公里之外的拉薩 別無異樣,只是街上時常看見佛教徒和穆斯林在這里融合,還有來自印度內地的基建工人。中午我們在司機小哥的指引下來到一家當地人常來的藏式餐廳,坐下來沒多久許多的當地藏族大眾都來用餐,吃的大多是餃子當地稱饃饃,生意火爆服務生一時忙不過來,也要了一盤饃饃,味道很不錯,怪不得吃客很多,看著這幅情景又想起了拉薩的光明茶館.....下午我沒有太多的休息,出去到臨近的當地村落去采風,孩子們在收獲后的青稞地里開心的玩耍,少年小伙在打印式的板球,還有人在練習射箭,靶上插滿了成績不錯的箭標。跟人們微笑用當地的話說你好,人們也微笑回音,坐在草地上任夕陽曬在肩上落在心底,靜靜的看著大家都平靜祥和與世無爭的在這片土地上生活,沒有誰比誰更重要,也沒有誰比誰高貴,你在路上遇到的隨便一個人,可能就是,另一個人夢寐以求想見到的那個人,世界本是如此奇妙世界也本是如此,大山河流燦爛的陽光給這片土地帶來生生不息的源泉,頭頂的陽光,是免費的 ,清新的空氣,是免費的,夢想,是免費的,信念,是免費的,微笑,也是免費的。你看這么多美好的東西都是免費的,上天把最珍貴的一切,都免費地給予了我們每一個人,謝謝這無上的恩賜與恩典:)

2019年9月21 星期六 雪 @Padum

九月的雪

生物鐘早上六點準時按響鬧鈴,窗外一場大雪安靜的下了一夜,恍惚一夜冬天就到了,推開藏式旅店的木窗,Padum 四周的山峰云霧環繞都積起了厚厚的白雪,童話世界里才有的世外之境。洗漱好,準備去小鎮上吃一碗藏式的早餐。頭湯羊肉餃等了近一個小時,我把剩下的饃饃打包給街上流浪的小黃狗。

八瓣格桑花

熟睡的阿黃

當地人茶余飯后的游戲 板球和射箭

校車

市井民生

羊肉饃饃店小二

回到旅店坐上吉普車出發前往Padum上山的一個古老寺廟,Stongday Gonpa 建于1042年近千年的歷史,小喇嘛微笑著,這是我覺得特別親切的寺廟,因為寺里的喇嘛很熱情細心的講解這里的一切,各種菩薩造像故事,唐卡壁畫故事,臨走前還邀我們一起喝酥油茶吃糌粑,與默拉利來的朋友一起聊天,陽光很透人心扉,輕松自在,沒有遮掩,那怕人生的際遇,稍縱即逝。那些歷史遺留在寺廟中,這么近那么遠。下午我們來到另一個寺廟Karsha Gonpa 歷史再次向前推進,它建與公元八世紀,我們跟著一個老喇嘛參觀了古老的寺殿。老喇嘛在這里修行已經三十幾年,總是笑呵呵的給我們說起這里的一切,站在寺廟的天臺可以俯瞰整個河谷沃野的平川甚是壯闊,遠處的山頂被低壓的云籠罩著,風一吹云就散了,露出白雪皚皚的頂峰,那一刻的美只能望塵莫及的站在遠方冥想雪落下的聲音,耳邊風已悄悄捎來遠方的消息:)

羞澀的孩子

孩子的眼神,讓我相信這個世界上不變的純真

婆娑眾僧像

一花一世界 一葉一菩提

糌粑款待

你我皆凡人 活在人世間

狂野山谷

2019年9月22 星期日 雪轉晴

藍色的河早上Padum四周的群山又下了一場雪,仿佛和昨天作別我們要離開這里前往Purne. 沿著贊斯卡河我們越來越接近這片大山的深處,河水也漸漸除去泥沙呈現淡淡的藍色,盤山公路三個小時的車程顛簸和心驚膽戰的路況,讓人足夠感受這段旅程的艱險。河谷兩岸的高山坡地,零星有村莊出現,雪山融化成溪水灌溉這里珍惜的土地,這里的先民在山高深壑中艱辛的開墾出一塊塊梯田這讓我想起了龍脊,現代科技幾乎改變了外面世界所有的模樣而這里還在靠天吃飯,時下正是收獲青稞的季節,農人正在把脫穗的青稞桿運回家堆放在泥墻紅柳條夯筑的房頂上晾干儲存,這些青稞桿是牲畜過冬的口糧儲備。

藤橋

下車接下來有一個星期的路途我們需要徒步進入大山里最最偏遠的村莊,下到谷底贊斯卡河岸一座簡易藤橋出現在眼前,那是只靠兩根鋼絲繩拉筑中間用藤條及紅柳桿編成的天然橋面,幾乎沒有任何保護措施,當地人就是通過這樣的藤橋,來往耕作與河谷對岸的家。大家定了定神,一個接一個站上搖搖晃晃的藤橋,小心翼翼的往前挪,腳下湍急的河水在呼嘯,好在有驚無險都平安過橋。繼續向前,有的地方開山修路已經漸漸到達這里,松軟的路基雜亂的石塊堆砌,對于徒步的我們這樣的路顯已足夠。這樣的公路對于生活在大山里的居民來說是改善生計的命脈,原來出去到最近的集鎮要走好幾天危險的河谷山路,現在雖然顛簸徒步加汽車最多一天也能抵達外面的集鎮。

來往藤橋的當地人,背著重重的農物

紡毛線

窄窄的河谷路

來到兩條河流匯合口,一條像絲藍帶,一條則如灰絲帶,兩條羅帶在山腳的空曠地匯合,遠遠看去層次顏色分明。我們明天要去的Phuktal Monastery 建在懸崖上的寺廟就在這條藍色河谷的深處。而今晚我們則在河口山坡的露營點落腳。這時我們的物質團隊及馬夫已經抵達這里團隊又從新匯合。安頓好所有,我去附近的村莊探訪,山坡上只有幾戶人家,當地人告訴我這里有22個常住人口,天地悠悠生命何等神奇,雖然人少物資貧乏但也無法阻擋人們這里開心而簡單的生活。來到藍色贊斯卡河邊,那河水的顏色仿佛有種魔力在溫暖的陽光洗滌下散發出寶石一樣的光芒讓人著迷,陽光和水溫造就了這世間獨特的藍。

受傷的小牦牛

可愛的小貓咪

大餅

大餅

回到營地,正好有幾個來自列城的摩托車騎友也露營在這里。五個人年青人微笑著向我打招呼,說著當地的語言,我微笑著用英文說著你好,其中一個朋友說你看起來像本地人或者尼泊爾人,我說我是中國人,哈哈大家一起歡笑。他們有四兩摩托車一輛汽車運物資,帳篷,瓦斯罐,煮飯的家用爐灶,鍋碗瓢盆一應俱全。異鄉遇見的朋友也許是最易投緣的,大伙圍在火爐邊,他們邀請我一起吃列城當地帶過來的大餅,喝他們自己釀的青稞酒,我將國內帶來的糖果把甜蜜分享給大家,一邊聊著不同的生活,看著星星一點點爬上整個夜空,對酒當歌真有些人生幾何的滋味。大家有說有笑,這是一個多么美麗又遺憾的世界,山一程水一程仿佛大家從遠方趕來赴這場人生的聚會,明天我們又將各奔東西,也許再無重逢,但今夜的酒和那簡單和真誠的微笑將會銘記在我們彼此的腦海里,我珍惜這樣的相聚與重逢。五個小伙28歲,從高中一直到現在都是好朋友,大伙結束了一個季度的工作,在下一季度的工作前有很長的假期,他們開始了這段旅行,旅途中他們會發現更多的彼此,我想他們的友誼也會像這藍色的贊斯卡河一直緩緩的流淌向遠方,就像這些年和我遠行的朋友們一樣....傍晚神奇的霞光出現在山谷的天空,這是我見過最夢幻的自然光芒,它告訴我那些仿佛只出現在繪畫作品里的色彩,有一天在現實生活中也會真實的浮現在眼前,而你需要做的是勇敢的去發現它們: )

神奇的光芒

繁星下的佛塔

二019年9月23 星期一 晴 @Phuktal

懸崖上的寺廟

早上八點早飯,比以往稍遲了半個小時因為今天的路程比較簡單,但是我十分期待的,因為我們要去訪問一座建在贊斯卡河谷懸崖上的古老寺廟-Phuktal,盡管在來贊斯卡之前我查閱過許多關于它的資料,當我們翻山越嶺,渡過一個又一個懸隘山口,走過一座藤橋,它出現在眼前的時候還是被震撼住了。白色的寺廟建筑鑲嵌在暗黃色的巖石崖壁之上,下面流淌的是藍色贊斯卡河,在耀眼的高原陽光照射下顯得如此絢爛,眼睛的景如同一副古老卻鮮艷唐卡畫。沿著蜿蜒的懸崖臺階我們來到寺院之上,那里有丹真的喇嘛朋友,他早已收到消息等候多時,跟隨喇嘛的腳步我們去參觀了古老的洞窟壁畫以及佛像。打開門狹小的暗門上的銅鎖,個吱一聲門被推開,拖鞋低頭進入,抬頭是讓我瞬間被吸引,目不轉睛地看著頭頂的另外一番佛國天地。墻上上千年的壁畫栩栩如生,許多的佛像壁畫都采用真金描繪,天然的礦石顏料上色在淡淡的燈光下仍然渲染出昔日的色彩,真是難以想象的藝術極品,靠近正門是一尊古老的木質佛陀象,周圍有各式飛天,龍子,金翅大鵬,上面也上有彩繪,這些古老佛家的藝術讓今時的我們看得嘆為觀止,瞠目結舌。小心的挪步又來到另外一個暗閣,昏暗的光陰折射在各種密宗法器之上,傳說中的人皮鼓,人頭蓋骨法器,神秘卻如此真實,這些只是喇嘛們日常功課誦經所用,也無它途....

火星山巒

崖上的寺院

久別重逢

寺里的午餐

歸去

走出洞窟我們在大殿之外的懸崖陽臺上休息正巧寺院午飯時間,四十多名僧眾聞鐘聚在大殿之下的平臺,小沙彌們靠在崖壁外面的矮墻一排而坐,中間及兩旁則是年齡漸長的老喇嘛,他們吃著當地傳統叫“尤提”的一種馕餅還有一些洋蔥土豆泥。我們拿出自帶的午餐,打開餐盒準備和大家共享。沒想到寺里的廚房僧人也給我發午餐,和大家一樣馕餅和土豆泥,我把自己帶的午餐放在一旁接過這慷慨的恩施,有的小沙彌把馕餅撕下一小塊放在護墻上,高空飛過的鳥就會落下琢食,想到佛與眾生,無二無別,看著面帶微笑的喇嘛們在溫暖的陽光下汲養,分享天地的饋贈。他們有的從很小的兒童就來到這里,一直到暮年老去,是怎么樣的一種心境才能讓他們在這里吃齋念佛,心胸豁達無欲無求的待下去呢?也許我們見慣了塵世世俗的功名利祿是難以觸及和想象的,可這一刻我分明看到了簡單的生活,清朗的山谷,透徹溫柔的陽光,慈悲的心靈,一切的一切造就了信仰的堅定與傳承.....

風塵仆仆,趟過一條河、翻過一座山、走過好多里地,去見窅然微笑的人

菩薩常把快樂帶給人間

離開寺院我們繼續行走在回程的路上,一名小沙彌正要去上課,我們同行他告訴我他今年14歲和寺里的其它六個孩子每天除了佛法還要念其它的知識,五門功課分別是:藏語,印度語,英語,數學和科學,他很喜歡數學。學習是為了知明事理,科學萬象,更好的傳播佛法的本真。下到山外的驛站正巧碰到兩個生活在法國的中國大姐,這是我們出來十幾天碰到中國朋友,兩個大姐也很驚訝我們怎么會來這里,因為關于拉達克贊斯卡在國內的資料很少,她們在法國生活了很多年看過很多當地關于這邊的紀錄片才來到這里,我們告訴她們我們來到的原因,是一張四年前的照片,種種因果來到這里。也許是因為太久沒有和其他人說普通話了,大家聊得很開心。天涯萍水相逢他日有緣再見,告別她們我們繼續原路回到營地,夜里星空依舊燦爛美麗:)

浩瀚的銀河 抬頭看哪一顆星是你呢

二019年 9月24日 星期二 晴 @Sking

雪山里的家

離開Purne我們要前往向導丹真的家,過橋我們開始翻越一個不算高度的山谷,順著贊斯卡河奔來的方向遠處的雪山格外壯闊。丹真說他的家就在那雪山下附近。于是我們今天的目標方向視乎更明確了。

崖壁上的小路

洗衣

撿牛糞的婦女

一汪水

小毛驢

繞過一個山谷,贊斯卡河又轉了個彎,雪山看似很近,想要到達卻是很遠。眼前的一片開闊地帶水草其實豐美。牦牛和馬兒在山坡上享用冬雪前的盛宴,這里的村莊叫Testa是我們路過的村莊比較大的一個。藏式民居在聯排的在山坡上出現,幾乎每一條谷壑都有一條清澈的小溪,這是生活在這里的人們的命脈源泉,走過山坡有孩子們歡笑著向我們揮手致意。女人們背著藤框在山坡上拾牛馬的糞便,男人們則把牛糞在陽光烘干處理成易存放的餅塊,這些是重要的過冬燃料,每家每戶的屋頂都堆滿了干牛糞和牲畜草料。

丹真的家

這里的冬季漫長而寒冷,我們可能是今年最后一批進入的徒步者,十月中旬以后就不再有隊伍來到,一直到來年的四,五月冰雪融化天氣變暖才會有新的隊伍進來。現在看來視乎離冬天還有一段距離,陽光照在潔白的佛塔上,有種莫名的莊嚴敬畏,我們每次都是順時針的走過每座白塔,順手還會轉起經桶,敲擊出悅耳的鈴聲,回蕩在山谷,映襯著高聳的雪山這一刻真覺得這里才是遺失的香格里拉。原計劃七個小時的山路我們每次都能提前趕到,丹真家就在一處巨大的向陽緩坡之下,贊斯卡河就從山腳的谷底流過,水草豐盛,真是一處佳境。這里只有他們一戶人家,走進低矮的木門,透過木窗昏黃的光線,靠西的兩間分別是客廳和客房,客廳的櫥柜上整齊的排放著茶杯和碟子,墻上有家庭成員的照片,一切都呈現出家的溫馨,地上有三個茶幾雖然簡陋但四周圍著地毯,丹真和他的母親招呼我們坐下,斟上熱茶水屋子里一下溫暖了許多。隔壁是一件整潔的臥室房間有毛毯地席。丹真說這個是你們今晚的房間可以嗎?我們很高興的答應當然可以太完美了,因為今晚可以不用搭帳篷了,明早也不用在寒風中收理行裝。東面的兩間一個是儲藏室,另一個則是廚房。一個鐵質爐子擺在廚房中央,樹直的煙囪高高穿出房頂通向屋外。這個爐子可以生火做飯燒茶還可以取暖,原料這是那些干透的牛糞。墻上掛著兩件厚厚的羊絨藏袍。丹真的母親不會英文所以話不多,但臉上總是掛著微笑和高原才有的紅色,雙手布滿了皺紋,看得出那是日積月累為這個家庭和八個孩子們勤勞的符號,丹真的父親則去很遠的山谷里放牦牛,幾天都不能回家,風餐露宿晚上帳篷睡袋在野外過夜。丹真的妹妹在地里辛勤的收割青稞.....

我們的房間

窗臺的植物 生機盎然

贊斯卡”劉德華”-丹真

贊斯卡”張學友“”Testga

贊斯卡”郭富城”--zangpo

贊斯卡”黎明”--Phenyon

晚餐

丹真的媽媽在擠牦牛奶

不一會我們的物資團隊馬兒已經趕到,今天的行程算完全結束,坐在客廳我們聊著大家的生活,今天我才知道原來我們團隊年齡最小23歲的協作Phenyon他的是一名還在念化學科學大二的學生,這是他為了勤工儉學的臨時工作結束這次行程,他馬上又要回去念書了。而我們的馬夫zangpo 看起來年齡比較大也只是比我們大一歲,高原的孩子有著天性愛自由的性格不懼那些容顏的老去。丹真和他的伙夫兄弟Testga是家中最大的兩個兒子,他們后面還有四個弟弟,有一個在部隊,有一個還在念書,還有一個在寺廟里出家,這里幾乎每個家庭都會把孩子送到寺院,傳承佛法的延續.... 晚飯十分豐盛,有餃子素菜還有豆腐。飯后走出屋子,浩瀚星海銀河懸在頭頂,睜大了眼睛想要把每一顆記清,卻迷失在茫茫星河里,回過頭這大山里的一間屋子還在點著微弱的燈火,照亮那回家人的旅途....

( 本文作者 : Small魚兒 )

網友評論

你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
發布新帖


電小二戶外電源500招募體驗官

8264在外部落
同乐城1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