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游記攻略黨嶺 2019年國慶的葫蘆海、黨嶺穿越道孚。----記錄我們的腳印。

2019年國慶的葫蘆海、黨嶺穿越道孚。----記錄我們的腳印。

作者:蘑菇豬     12465人關注 2020-3-9 10:10

2019年的國慶在召喚了,去年念青東六天的雪、背著死沉的包、天天牛棚烤火的日子讓人心有余悸。請雷雷查哈天氣,看哪個地方天氣好。話說雷雷查天氣還是很有一手的,查的天氣基本上是比較準確的,我一直以為是在啥子神秘的航天局、宇航局一類的網站查的,結果后來問了才曉得用的某手機天氣,用不用搞這么神秘啊?天氣的結果,國慶普遍是雨。一哈,本來討論多熱鬧群沉寂下來了。臨到只有三天時候,雷雷又冒上來,黨嶺和道孚有四天天氣好。問了問黨嶺的路線,雷雷十多年前,腦殼上還扎著揪揪的時候切過,風景不錯,最多三天就走完,而且埡口非常非常非常緩,很容易,太適合我這樣的臨著要退休的老年人晚霞游了。定了,就去黨嶺了,至少黨嶺穿越道孚曾經還是很熱門的路線。

本來準備和別人拼車一起到丹巴的,每人200,結果啟程的時候,拼的車還差一個人,司機讓我們加50元,雖然很肉痛,但為了坐舒服點,也為了早點走,我們四個250也開開心心奔向了丹巴。


下了車照國際慣例放張最丑的出來。群丑現形照!

我們停車的地方看起來似乎是村子中的一個交叉口,實際上是個坑,上山的入山口在另一個地方,我們之中只有long long ago來過,估計她那個幾年不用的腦花已經在來的路上被抖成了豆花了,她竟然沒反應過來下錯地方了。

從左至右分別是:第一丑(一塊二角五)!第二丑(雷雷)!第三丑(這木措)!(排名不分前后)最右邊的就不說了三,連閃閃發光、玉樹臨風、人類燈塔的水大爺都認不到的話,真的該到眼科切看哈你的白內障了。

雷雷完美的保持了她天坑的品質,不僅沒發現我們下車下錯地方了,而且在她充滿自信、豪邁的大吼”跟我走!”之下,我們成功的走錯入山口了。

看這張圖遠方才是別人坐著親愛的小毛驢悠哉悠哉進山的路。

來一張感受哈我們走上雷雷的天坑之路的感覺。這個已經是最好的了,五分鐘后就開始急速爬升、穿越密林之路。

只不過我還是比較佩服雷雷的心理素質的,哪怕再難走的路,她還是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說“就是這個路哈,徒步就是該走這個路三。”幸好當時我們只是懷疑,沒有確證,如果當時就確證走錯路的話,估計雷雷已經看不到2020年春節苦難的中國了。

   特別放一張雷天坑的照片出來,在我多次嘲笑她的情況下,作為除了褲兒全身頂級裝備,又礙失羞說“哎呀,我對裝備沒興趣”的戶外行家,她發誓這是最后一次穿她的雙色快干褲了。

  悄悄地說一聲,她的睡墊號稱飛毯,2000大洋啊。而我的睡墊,30塊!

  鉆完了樹林,走了山頭之后,也可以看到其他山谷,但是我們前后左右都沒有人。

  站在小山頭上,遠遠地看到下面有條大路,大家都很高興,感覺走對了路,這條路真的是比較寬的,但一直在上升,一直!

   路的左邊有條河,一直伴隨我們,嘩啦啦地,有時候能看到河的對面有人,而且是馬幫,這個時候才確信是走錯了,但沒有機會能跨過河去,只能寄希望一直向上走,想的是越靠近源頭河越窄。其實一條河能否擋住我們,在懶得脫鞋的情況下,只要能淹過登山鞋的鞋幫,一步跨不過去的情況下就足矣。

  雖然走錯了,路倒是挺好走的。

  在雷雷強烈要求下,我作為本隊第一攝影師,勉為其難的給她留下了人生中珍貴的影像!

  雷雷的日本鬼子帽子自從2016年念青之后,似乎就沒看到她戴過了。

  很幸運地找到幾個大石頭,未沾水地跨過了河。很快就走到了飛機坪,一塊很大很大的平壩,遠遠地看到了農戶的木頭房子,我們已經爬了三個小時了,迫不急待的想休息一下了。說話,就算豬拱三個小時地也要歇口氣三。

  嘖!嘖!照片中的帥哥簡直是對整個照片魅力度提升了一個檔次!

  這木措看到遠處的木屋,如同澳州山火下的袋鼠,屁股拖著火星就沖過去了。

  這次最大的不同就是帶了無人機,這玩意兒帶上感覺就非常不好,連多帶的電池、外包裝兩公斤多,幸好是走的短線,長線帶這個純粹就是自虐了。

  但也多虧帶了無人機,拍出了絕好的視頻。在飛機坪看到了農戶家里有電源,小小地膨脹了一下,把飛機拿出來飛一下,拍了一組素材,結果補電時才發現農戶家里是太陽能的,電壓不穩定,充了很久,大約休息了一個半小時才勉強補上了三格電(總共四格)。

  在農戶家吃了些大餅,做得不錯,我們自己帶的東西完全是限量的,不敢吃自己的,敞開吃農戶家里的。這里的酥油茶絕對是農戶家里自己的,太正宗的味道,和城市吃的比較清有一點點不一樣。

  茶足飯飽,無人機電池也充得差不多了,開始準備向山上走,估計還要走三個小時,這次時間充裕,沒有急切趕路的感覺,反正想多歇就多歇一會兒。

  我們這次來的時候不錯,景色屬于特別好的時候。所有照片都是手機拍攝的,用的鮮艷模式,但沒有經過調色,所以照片和實景相差不大。


  這木措吼到吼到要我給他照一張,他說要把自己最美的一面留下,然后就默默的轉過身,把屁股對著我,小伙子對自己還是有深刻的認識的,但是.................你搞忘脫褲兒了,它已經把你最美麗的部位擋住了。

  還是把這張丑臉放上來吧,否則1000年以后,別人看到我們這些古代人艱辛徒步,只知道你是“屁股最美男”,感覺怪怪的。


  徒步的魅力在于移形換影的景色,不知距離的終點。但如果天氣不好的話,前面全是屁話。


  大約走了兩個小時左右,到達干海子。名符其實,倒干不稀的,說是海子,沒有多少水,說干,又有點小溪,其實就是個沼澤。嫩綠的樹葉,搖曳的倒影,真是非常之PL。

最愜意的時候是和這木措躲在蔭涼下靠著背包,慢慢地抽支煙,看著梟梟上升的煙霧,感覺達到了人生的顛瘋。

  其實一塊二角五還是比較喜歡照相的,只不過不象雷雷和這木措腦殼這么打得滑,在徒步的時候要想留下照片,最關鍵的是要緊跟舍得不厭其煩拿相機出來拍照的人,或者別人在拍照的時候,舔著*臉也要進入取景框的人。

  走到葫蘆海已經6點多了,只不過山上黑得晚,所以陽光還有一點點,網上的攻略說要輕裝要爬五個小時,我們重裝多用了一個小時,用了接近6個小時。

  傍晚的葫蘆海。

  一縷殘陽罩雪山。


  剛才在上山的時候就遇到一個小伙子,他說這次最大的后悔就是沒帶帳篷上來,所以他早上輕裝上來后,下午就必須要返回村子了。

  葫蘆海其實是有住宿的,上來后在右邊有一排農戶搭的帳蓬,左邊間隔有一小塊平地,可以自己搭帳蓬,我們是重裝的,當然就自己搭帳蓬了。

  我們去的時候,已經有一對成都人已經在那里住了兩天了,他們還準備住幾天,國慶完了就回家,我為什么知道?因為那個女孩也帶了個無人機,大疆air的,她給我看了一個她很想拍的照片,葫蘆海上方還有一個海子,從某個角度看非常象一顆心,因為電池不多,所以她一直在等天氣和構思。

  清晨的葫蘆海,微風習習,一只狗兒在我們的營地里找吃的。它肯定會很失望,我們幾個都是在戶外吃過虧的,所以垃圾絕對是密封好了的,否則會很容易吸引野獸。

  這次最成功的是,在葫蘆海拍了非常好的航拍視頻。這木措聽到有無人機,腿也不酸了,頭也不痛了,我們兩找了很多地方去拍,悲催的是,無人機在復雜背景的情況下,無法識別他,不能智能跟隨,只能手動操作,手動操作沒有智能跟隨穩定,好幾次為了拉近拍大一點,差點槳葉打爆他的頭。但視頻發了幾次都沒發成功,就算球了。估計論壇不支持視頻吧。

  清晨薄霧的葫蘆海。

  小狗兒在我們營地找吃的。

  早上我和這木措出發去找葫蘆海上面的一個海子,雷雷十年前已經去過了,一塊二角五已經被昨天的爬升摧毀了他的信心不愿意再爬了。結果我和這木措又一次成功走錯了路,本來想爬一個比較陡的坡走捷徑上去,結果走攏才發現面前一堵石壁,只能作罷,在爬的最高點的照片。


第二天下午我們開始收包向黨嶺村出發,無人機電也沒了,準備到村里去充電了。

   一塊二角五真的和雷雷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還沒走到飛機坪的時候,一塊二角五的登山鞋底也掉了,想起來念青走的時候雷雷的腳底走掉就想笑。正好飛機坪的農戶在賣鞋子,結果碼子不對,一塊二角五只有拿捆扎帶將腳底捆著勉強著走。盡管我和這木措假巴意思還要表示哈關切和同情,看著雷雷笑得花枝燦爛的樣子,事實證明了,當你出糗時,笑得最狠的肯定是你的家人。哈哈。

  昨天上山用了六個小時,下山倒跑得快,用了3個小時就到了。下山時候發現果然上山的路完全錯了。本來應該從村子里另一頭上山,比較平緩。

  在黨嶺村,已經有許多自駕、輕裝的人在那里等候上車回縣城了,我們好象是唯一一隊下山的重裝隊伍,我的這木措跑得最快,已經坐在一家客棧喝啤酒吃肉串、充電,啤酒都喝了兩罐,羊子都吃掉一根了,才看到一瘸一拐的一塊二角五回到村里。經過一塊二角五兩個小時痛苦的決擇,他還是決定要繼續走,從黨嶺村穿到道孚去。

  我們從黨嶺村出發的時候都六點多了,估計到一號溫泉還有3個小時,溫泉是每一個徒步驢友的圣地,天還有點蒙蒙亮的時候,兩個小時左右走到了三號溫泉,但三號溫泉的溫度還沒我口水的溫度高,聽別人說一號溫泉最好。雖然天已經接近黑了,但我們還是沒半分猶豫向一號溫泉走去。這個決定簡直是整個行程中最好的決定了。

  天已經完全黑的時候,突然聞到路邊非常大的硫磺味,聽別人說快到一號溫泉的時候會遇到二號溫泉,但二號溫泉和一號之間非常之近,而且二號溫泉沒有開發出來,所以大家都還是到一號溫泉去泡澡。我們到達二號溫泉的時候,可以看到一號溫泉的燈離我們不到100米,大家合計了一下,到一號溫泉住宿肯定要收費,而二號溫泉根本沒開發,也沒人來收費,本不富裕的我們選擇其實是很少的。

  估計這里就是二號溫泉,因為沒立牌子,但按道理應該是的。遠處的藍色棚子就是一號溫泉。這里其實也是兩條穿越路線的分叉點,向前或向左就是比較平緩的翻越埡口,而向右邊山上走是比較陡的埡口。


   二號溫泉溫度相當之高,估計48度左右,看到一個管子沒,里面是引的冷水,如果不引冷水,估計連泡都沒得機會,半夜收拾完畢,我們還是伴隨著被燙得嗷嗷地叫著下水去泡了很久的溫泉,燙一個小時,手一捋,身上的毛都不會剩一根,全燙掉了,半夜光著身子在零度左右的山里隨便跑。冷什么的,不存在的。這張照片是第二天拍的,晚上全身泡的時候,天已經黑了,照出來都是黑曲麻拱的。


  我們扎營的地方就是挨著二號溫泉,面積很小,還好,我們人也少,隔著溫泉對面是路,扎不了營,應該說扎營的條件不好,我在照片的最右邊,這木措在最左,雷雷和一塊的帳蓬在中間,這木措據說是傾斜的,我的帳蓬兩頭是小溪,幾乎就是挨著的,害得我晚上一直擔心下雨發水把我沖跑了。條件所限只能扎在那里。

  遇上了另一隊在一號溫泉住宿的,他們在等馬幫來馱背包,和我們一樣的路線,但馬幫來了后馬不聽話,馱不了又走了,其中一個因為不愿意馬馱包,早上先走了,這兩個是等馬幫的,請我們幫他們叫早上先走的人回來,好慘,那人遇到我們的時候,已經快到埡口下面了,走了兩個多小時了。人參就是這樣,不是你坑我,就是我坑你。哈哈。

  清晨遠處的雪山,一邊靠著帳蓬做飯,一邊躺在帳蓬里看遠處,美滋滋有木有?人有得此,夫復何求。

  在收拾背包和帳蓬的這木措。

  向埡口出發了。

  因為一塊二角五的鞋底掉了,所以走得非常之慢,往往落在最后,這是雷雷和一塊二角五比較少的合影。

  這張哪個照的?出來!你牢牢地抓住了水大爺“還鄉團王保長”的獨特氣質。

( 本文作者 : 蘑菇豬 )

網友評論

你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
  • 柔情浪子俠客行1 回復

    不同的時間,不同的時間印跡

    發表于:2020-4-10 10:24

  • 鄧大姐 回復

    只到了葫蘆海,穿過去發現風景也不錯嘎

    發表于:2020-4-7 07:24

  • 道義之門 回復

    發表于:2020-4-4 22:50

  • 道義之門 回復

    2019年10月,我也去過,全程徙步。

    發表于:2020-4-4 22:50

  • 邢臺厚樸 回復

    支持支持,,,,,,

    發表于:2020-3-31 06:47

  • 蘑菇豬 回復

    下雨走亂石灘太容易受傷。根本不敢走。

    發表于:2020-3-29 19:21

  • 蘑菇豬 回復

    94象葫蘆哈。

    發表于:2020-3-29 19:20

  • 邢臺厚樸 回復

    支持支持。。。。。。

    發表于:2020-3-29 07:46

  • 獨自跳舞1419 回復

    走亂石灘最惱火,雨天中走亂石灘惱火+2

    發表于:2020-3-17 10:59

    • 蘑菇豬:   第二天起來就發現有微雨,必須得起來,沒有吃的,不可能象2018年那次一樣完全等雨停再走。稍微停一下,迅速地打包啟程。......
  • 獨自跳舞1419 回復

    風景超贊!

    發表于:2020-3-17 10:51

    • 蘑菇豬: [  我們幾個徒步從來都是早上睡安逸,睡巴喬,睡舒服然后還要曬安逸太陽才得走的。所以每次早上出發的時候,基本上都比較晚了。而且這一路上確實風景比較好。走了幾十次了,幾乎每次都是殘枝落葉,屁都沒有,搞得我一直以為國......
發布新帖


電小二戶外電源500招募體驗官

8264在外部落
同乐城1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