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5 (10.2):貢嘎寺----貢嘎寺后山----子梅村----巴王海----爛碉樓----草科鄉*霧氣消散后的貢嘎寺* 貢嘎寺----貢嘎寺的條件不錯,所以算是睡了個好覺,身體恢復大半。清晨的山間彌漫著濃霧,心里有些郁悶,艱難跋涉四天,如不能一睹貢嘎的風采,必定是遺憾至極。 隨著時間消逝,濃霧漸漸變淡,天氣似乎有好轉

*來自網絡* 在上篇中講到經過艱難跋涉終于來到了上日烏且營地,匆匆吃過晚飯之后,大家都躲進了帳篷。可能是天氣有些陰沉,也可能是大家都累了,畢竟今天的強度還是不小的,爬升大約600多海拔,好在大家都沒有明顯的高反。 如果第一天露營格西草原的朋友,第二天重裝直接來到上日烏且,對于體能一般的人來說,可能會是巨大的考驗。 言歸正傳,

時隔這么久才打算寫這個游記攻略,一方面因為懶,另一方面因為這次的徒步體驗并不太好,因此也沒有心情去寫。后來朋友說,寫一下吧,既能給自己留個紀念,也能幫到一些還未去過的朋友。于是我深夜執筆,記憶回到了去年的國慶。 貢嘎徒步,戶外圈比較火的一條線路,也是川西著名線路,更被驢友們稱作中國十大徒步線路之一。每年都吸引著無數戶外愛好者前去一探究竟,有輕裝休閑,亦有重裝穿越,終極目標都是想一睹蜀山之王的

清涼峰位于安徽省績溪縣伏嶺鎮逍遙村。它是天目山的主峰,海拔1787.4米,為華東地區僅次于黃山各主峰高度的另一座高峰。安徽境內,分別建有歙縣清涼峰(南坡)自然保護區和績溪清涼峰(北坡)自然保護區。清涼峰自然保護區境內層巒疊嶂,群峰爭奇,溝谷縱橫,樹林茂密,人跡罕至,生態完整,野生動植物資源豐富。既有類似黃山峻峭奇麗的景色,又有山中"臺地"和群頂"小平原"等獨

臨汾探索戶外俱樂部 2019年太岳山南北穿越(四) 文:苗隊圖:穿越隊友編輯:楊隊 2019年10月20日D4 最美落葉松林北來溝-然臺山-五龍壑-七里峪(上圖/太岳山海拔2000米以上山峰統計) (太岳山南北穿越分隊情況)

這次的疫情把人困了兩個多月,搞得腦殼生銹、腿腳不靈了。一開禁立馬想出去溜達,本準備四月二日出發去去川西會會朋友,無賴老天有從中作梗,這兩日都在下雨,到四日凌晨三點多聽窗外沒有雨聲了,嘿嘿,收拾東西吧。一切妥當都六點了,迷上眼睛打個盹,七點過弄早餐。磨磨蹭蹭搞到九點才出發。好吧,依嚕話說到這里,跟著我的照片走起!(2020年4月12日19:06分打開摩托吧,驚喜又能發帖了!本帖圖片除注明外均由GoP

題目稍稍有那么一點標題黨穿越軌跡圖穿越線路2016.1.4資源縣楓木鄉大旁村——巖霧頭 ——歐家大界——四排山——哪咤山——老寶鼎——青山口——大帽嶺——鬼崽石——真寶頂——天湖水庫群——白石界隘口——大云山——老山界——大坳村——金子嶺——雷公殿——雷劈嶺隘口——新寧縣四川合村2016.1.21 穿越始于1月4日,期間因衛星地圖缺失,于第6日(1月9日)從天湖水庫群庫區東下全州縣城

D1:三千界-沙子界 D2:沙子界-清明界 D3:清明界-歐家大界-石牌山 D4:石牌山-哪吒山-南寶鼎 D5:南寶鼎-大帽嶺-打狗嶺 D6:打狗嶺-真寶頂-甲山嶺 D7:甲山嶺-八步嶺-將軍坳 D8:將軍坳-倒塘嶺-大云山 D9:大云山-紫花坪-舜皇山 D10:舜皇山-羅家嶺

哪吒山是越城嶺名山之一,《徐霞客游記》中記作那叉山,海撥1910.2米,位于資源縣同禾村金竹坪屯東邊,與全州縣交界。北與寶鼎山比肩而立,南連石牌山。主峰獅子頭怪石嶙峋,形如雄視東方的一頭獅子而得名。主峰東南有一塊數千平方米的開闊草甸,須經竹林小溪可到達,四周山峰環抱,綿延如蓮花花辨,故名蓮花座,古時曾建有寺廟,現僅存遺址。哪吒山山景奇特,春有杜鵑花,夏有荷葉草,野生動物眾多,風光美不勝

繼2017年夏天越城嶺主脊中段舜皇山-南寶鼎8天穿越后(見http://bbs.8264.com/thread-5431388-1-1.html), 我們華南穿越群(QQ27875150)一直在夢想越城嶺主脊全程300里全程大穿越,經過兩年多的準備和探路,我們終于在2019年初的冬季實現了這個夢想。。。。。。

  南嶺山脈(即五嶺)為中國南部最大的山脈。五嶺為越城嶺、大庾嶺、騎田嶺、都龐嶺、萌渚嶺5條山系的總稱。越城嶺主干跨越廣西的資源縣和全州縣至湖南的新寧縣,主干上最高峰是真寶頂,海拔2123.4米,為廣西第二高峰,將越城嶺的南 中 北三段連在一起,堪稱華南版的“鰲太”路線。3號在桂林休整一天,4號13名隊友開始5天的重裝征伐越城嶺無人區

問答時間 問:那個 廣東 第一峰在哪里? 答: 廣東 第一峰即石坑崆,位于 廣東 省 乳源 瑤族自治縣西部70多公里的群山中,是 廣東 和 湖南 交界的地方,又名莽山峰,海拔1902米,是 廣東 第一高峰。 峰頂上那張兩手托一球的雕塑(如下圖)就是 廣東 和 湖南 共建這個景區(經濟繁榮)的意思。 問:怎么去石坑崆呢? 答:石坑崆位于南嶺國家森

清涼峰,你已聽說過,或已去過了,這座海拔1787.4米的峰,對于丘陵江南來說已是“高山”,因為有徽杭古道和優美的自然風景,被奉為“十大經典徒步路線之一”。我頭一次聽說清涼峰是一起驢友死亡的報道,當時跟蹤報道直到事情終了,村民抬下驢友的尸體。覺得這山很野,很原始,想有機會要去探一探。幾年過去了,徒步清涼峰的計劃一直處于“待執行”狀態,直至今年8月初熱浪襲來,我被逼上清涼峰。 一個人,走

此次人品大爆棚!!!日出日落云海還偶遇流星雨! 本人是今年11月5日正式接戶外,感覺打開了一扇新的大門,新人入坑請多關照。開始是各種走休閑一日線路,日常蹲起跑步,逛貼學知識,買買買(心在滴血.....)。經過一段時間的積累之后,此次決定跟隨俱樂部第一次走兩日線的重裝清涼峰。 13日晚從上海大巴車出發,大約23點多下高速等待換成小車進山 經過大約15分鐘的車程到達農家入住。

寧夏長城已經分三次走了三條線路的四個點,西長城的三關口段及惠農段的一小截,平羅至大武口的北長城,河東邊墻的水洞溝段。趁國慶節前還在銀川,決定再走一段。對照著地圖看了半天,又上網搜了一下,長城保存較好、墻體連續值得一看,并且交通方便的,以鹽池的河東邊墻頭道邊為佳。于是買了9月28日早上7:00的火車票,大約2個小時可達鹽池,下午乘1

9月14日,尋訪撞道口-二道關,只走了二道關西側長城及鷂子峪(《城堡老槐緊相依,不見戍邊植樹人--獨行撞道口二道關長城記》https://www.2bulu.com/community/gotohuatinfo.htm?id=7VyHwYNfoqw4ApNJ6MS7Dw%3D%3D)。于是10月2日,繼續行走東側的半環。順便探探東

金川 被譽為四川阿壩州的小江南 雖然她地處高原 卻物產豐富 “塞上江南”、“嘉絨故土”、“中國雪梨之鄉”、“東女國” 都是用來形容金川的美譽 這里有乾隆皇帝自詡“兩大武功”,曾歷時10年耗銀9000萬兩兩次金川之役的歷史遺跡; 有中國工農紅軍長征駐留金川時建立大金省委以及途中成立的唯一少數民族地區中央政府—— 格勒得沙中央政府留下的眾多革命文物; 有大自然群雕之譽的索烏山; 有天

人像篇: 春暖花開,石象湖真的是一個拍小清新的好地方 喜歡拍照的朋友 可以自己帶上道具,在園區內好好創作一天 也可以裝哈神 可以在他們拍婚紗照的位置秀幾張

帖子詳情各位驢友移駕湖南版: http://bbs.8264.com/thread-5159064-1-1.html

潮州第一期戶外初級&中級培訓班剪影 身邊玩戶外的朋友一起喝茶聊天時總是聊著重裝徒步、密叢穿越、尋找古道、看日出賞云海的話題,自己近幾年參加的一些戶外活動,大多屬于休閑腐敗游,抑或是人數較多活動的策劃、后勤工作,偶爾翻看往年的相片,重裝穿越竟是在07年以前,于是最近心里一直有一種沖動。 由于多年沒有重裝徒步,對于自己再次參加活動一直延期再延期,實在是對自己沒有信心。看到身邊不少朋

熱門旅行地全部
國外旅行地
尼泊爾 泰國 日本 亞丁 美國 馬來西亞 越南 新西蘭 印度尼西亞 澳大利亞 柬埔寨 印度 韓國 意大利 俄羅斯 菲律賓 法國 馬爾代夫 斯里蘭卡 加拿大 新加坡 土耳其 德國 西班牙 老撾 瑞士 埃及 緬甸 英國 蒙古 阿聯酋 奧地利 瑞典 伊朗 迪拜 肯尼亞 希臘 以色列 墨西哥 南非 巴基斯坦 捷克 摩洛哥 荷蘭 挪威 帕勞 冰島 丹麥 匈牙利 乞力馬扎羅 葡萄牙 芬蘭 坦桑尼亞 阿根廷 約旦 朝鮮 毛里求斯 突尼斯 黑山 不丹 特拉 倫敦 比利時 玻利維亞 波蘭 斐濟 智利 加蓬 古巴 埃塞俄比亞 波黑 塞爾維亞 格魯吉亞 金沙 孟加拉國 圣彼得 巴拿馬 巴西 秘魯 亞美尼亞 梵蒂岡 盧森堡 哈薩克斯坦 奧克蘭 克羅地亞 馬耳他 愛沙尼亞 開普敦 斯洛伐克 坎昆 關島 愛爾蘭 烏茲別克斯坦 烏克蘭 厄瓜多爾 大溪地 馬達加斯加 立陶宛 瓦努阿圖 巴林 納米比亞 馬丘比丘 留尼旺 申根 列支敦士登 佛羅里達 薩摩亞 拉脫維亞 摩納哥 哥倫比亞 沙特阿拉伯 塔林 巴勒斯坦 哥德堡 阿富汗 烏干達 塔吉克斯坦 多哈 庫克群島 贊比亞 吉爾吉斯斯坦 羅馬尼亞 巴布亞新幾內亞 巴哈馬 多哥 塞舌爾 塞浦路斯 也門 蘇丹 文萊 保加利亞 科威特 中非 巴馬科 馬里 黎巴嫩 平壤 馬拉維 斯洛文尼亞 貝爾格萊德 敘利亞 南蘇丹 巴拉圭 莫桑比克 阿曼 塔什干 津巴布韋 復活節島 阿塞拜疆 科倫坡 布隆迪 湯加 烏拉圭 馬其頓 土庫曼斯坦 危地馬拉 卡塔爾 西撒哈拉 所羅門群島 夏特古道
頂部小山
同乐城1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