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隔這么久才打算寫這個游記攻略,一方面因為懶,另一方面因為這次的徒步體驗并不太好,因此也沒有心情去寫。后來朋友說,寫一下吧,既能給自己留個紀念,也能幫到一些還未去過的朋友。于是我深夜執筆,記憶回到了去年的國慶。 貢嘎徒步,戶外圈比較火的一條線路,也是川西著名線路,更被驢友們稱作中國十大徒步線路之一。每年都吸引著無數戶外愛好者前去一探究竟,有輕裝休閑,亦有重裝穿越,終極目標都是想一睹蜀山之王的

DAY 5 (10.2):貢嘎寺----貢嘎寺后山----子梅村----巴王海----爛碉樓----草科鄉*霧氣消散后的貢嘎寺* 貢嘎寺----貢嘎寺的條件不錯,所以算是睡了個好覺,身體恢復大半。清晨的山間彌漫著濃霧,心里有些郁悶,艱難跋涉四天,如不能一睹貢嘎的風采,必定是遺憾至極。 隨著時間消逝,濃霧漸漸變淡,天氣似乎有好轉

*來自網絡* 在上篇中講到經過艱難跋涉終于來到了上日烏且營地,匆匆吃過晚飯之后,大家都躲進了帳篷。可能是天氣有些陰沉,也可能是大家都累了,畢竟今天的強度還是不小的,爬升大約600多海拔,好在大家都沒有明顯的高反。 如果第一天露營格西草原的朋友,第二天重裝直接來到上日烏且,對于體能一般的人來說,可能會是巨大的考驗。 言歸正傳,

貢嘎徒步作為“中國十大徒步線路”之一,途中有勒多漫因、日烏且峰等雪山終年積雪的雪山,也有各種高山草甸、高原湖泊、原始森林,還有被稱為東巴神話《創世紀》的發祥地的巴旺海。2016年的國慶曾經計劃從巴旺海反穿貢嘎,但后面因為種種原因在貢嘎寺時候從子梅埡口下撤,2019年的國慶是與貢嘎三年之約,我與孫老師還有一群五湖四海的小伙伴共同再次踏上了貢嘎之行。 實際行程: 9-28:

一、我與貢嘎的過去知道貢嘎是源于在常州蝸牛戶外群里,偶然看到的二張照片。 這是驢友墨汁發表于2003年“走向貢嘎山”系列的照片,在戶外圈很有名,很多人都是受這兩張照片的毒害后前往貢嘎的,當然也包括我了。 二、貢嘎的介紹貢嘎(英文Minya Konka),藏語意為“最高的白色雪峰”,是藏族人信仰的純潔的象征,從拉薩的機場都被稱為貢嘎機場就可以知道,“貢嘎”這一個詞,對藏族人

寫在前面人生有許多的第一次,貢嘎注定在我的戶外經歷中畫上濃墨重彩的一筆,畢竟每一個關鍵詞都那么顯眼:第一次、重裝、雪山、長線…… 開始的想法就是想出去走走,去哪里無所謂,跟誰去無所謂,機緣巧合之下,就踏上了貢嘎之行。 起初沒有寫游記的打算,所以幾乎沒怎么拍照。回來已經半個多月了,桌上還沒來得及收起來的紅景天膠囊時不時提醒我,或許應該為這次出行留下點什么,那么還是寫個游記吧。于

技師、愛吃羊肉的嘻嘻、星期五三個臭皮匠在國慶之前猶豫糾結了很久,總算敲定國慶去走走貢嘎,賞秋景看雪山。 技師要去,純粹是基于上次去貢嘎,隊友高反,他陪同下撤,這次是鐵了心的要去走完全程,70歲的老頭子,走出去大家都叫他大哥,保養功夫到位,最到位的還是他的體能,是我們三人中狀態最穩定的一個,走路、負重不在話下,營地做飯洗碗也是勤快的很,做得一手好飯、熬得一手好湯。 愛吃羊肉的

雅康高速修通以后,成都到康定開車不到3小時,一天往返冷噶錯都沒問題了 周末兩天把雅哈埡口、冷噶錯、里索海子、泉華灘、子梅埡口、貢嘎寺、雅拉雪山、木雅寺、機場路順路全逛一遍也完全沒問題的 自駕人均花費就500元左右吧(含吃飯、住宿、油費、過路費、停車費)

(老榆林的純凈星空) 時間:2020.1.15-1.25 人數:9人 路線:貢嘎常規小環(老榆林--上木居) 行程:1.18成都集合,1.19前往康定,進入老榆林,隨后進山 類型:AA重裝(45+) (裝備帶太多,很多用不上) 簡要: 因本人首次高原重裝,極為重視高反,準備了相應藥品、應急氧氣。所幸全程無恙,安全出山。 此次前往貢嘎,主要是為了適應高反,為今年

D1:康定老榆林——電站——格西草原——兩岔河 D2:兩岔河——下日烏且——上日烏且——日烏且埡口 D3:日烏且埡口——莫溪溝尾營地 D4:莫溪溝尾——冬季牧場——4400埡口——4500埡口——幫木吉德——冷嘎措 D5:冷嘎措——幫木吉德——玉龍西村——上木居 除夕下午五點,下車的時候,康定城正在簌簌地下著細碎的雪花,大地由灰逐漸變白,直到茫茫一片延伸至遠方。

貢嘎山景區 貢嘎雪山 貢嘎雪山 位于甘孜藏族自治州瀘定、康定、石棉三市縣境內,以貢嘎山為中心,貢嘎主峰周圍林立著145座海拔五六千米的冰峰,形成了群峰簇擁、雪山相接的雄偉景象。貢嘎山景區內有10多個高原湖泊,著名的有木格錯、五須海、仁宗海(也叫人中海)、巴旺海(也稱巴王海)等,有的在冰川腳下,有的在森林環抱之中,湖水清澈透明,保持著原始、秀麗的自然風貌

---------------------------------------------------------------------------------------------------------------------------------------------------------------------------------- 八郎村全景 真的是很小的一個村子 最

新浪微博:杯包客 http://weibo.com/u/1193305621 騰訊微博:背包走天涯 http://t.qq.com/nicholas389 貢嘎雪山高7556米是四川的最高峰,中國最美的雪山之一。原貢嘎西坡徒步穿越路線已開通公路,可車行幾處埡口,特別適合想眼在天堂又不想身在地獄的驢友。 2012年,不管有沒有世界末日,子梅埡口是我一定要去的地方…… 兩

啟程 · 出發前的故事 2016年,在一張明信片上看到 貢嘎 群山,在周五下班后前往 貢嘎 山下。 貢嘎 東邊的 牛背山 ,戶外人的第一站。那時還分不清旅游跟戶外,是喜歡,是堅持,是興奮讓我徒步到了山頂。 在山頂被眼前的 貢嘎 群山震撼了 那時我開始對這里著迷了,伸開雙手去擁抱。 2017至2019,不知入 川西 多少次,也不知道去朝圣 貢嘎 多少次。 一山一貢嘎

天上仙境,云中天堂 飛機銀川至昆明途徑貢嘎雪峰地區正是深冬季節,云山霧海宛若仙境,蔚為壯觀恰若天上仙境,云中天堂

貢嘎山位于四川省康定以南,是大雪山的主峰,是中國海洋性山地冰川十分發育的高山之一。 周圍有海拔6千公尺以上的山峰45座,主峰海拔7556公尺,是四川省的最高峰。主峰由花崗閃長巖組成,受海洋季風影響,形成多樣的植被和自然生態環境,山間兩條姐妹峽谷:燕子溝和海螺溝,其中燕子溝又被稱為東方阿爾卑斯。東坡最大的海螺溝冰川長14.2公里,在長期冰川作用下,山峰發育為錐狀大角峰,周圍繞以60°~70°的峭壁,

不知不覺的開始喜歡上了戶外,喜歡上了旅游。也許這就是所謂的情不知何起,一往而深。很多東西就是那樣在不知不覺間就愛上了,深深的喜歡那種感覺,不是每一次的出發都是完美的,也不是每一次都有漂亮的風景,但是總是會在每一次的路上發現美,留下感動與感悟。 2014年9月30日 D1 成都-石棉-康定-老榆林-電站 下午三點集合,但是我還是錯誤的估計了大家放假出行的迫切心情,兩點出發依然發現路上開始有一望無

我想說,玉龍西 泉華灘、貢嘎!想說愛你真的不容易 成都7月3日遭遇 史上最大暴雨的襲擊,差一點就打消了我此行的一切計劃。 好在天氣預報說7月7日開始,盆地開始轉晴、不過川西高原還是有少亮降雨。 心一橫,也顧不得什么塌方,修路的了!!!反正車到山前,肯定是有路走的! 7月7日早上6點正式出發。歷經四天,啥子爛路都遇到了!!虎子也經住了考驗了,陪我走完了全程。也順利的帶我回到了成都

親近蜀山之王--------記貢嘎環線穿越   貢嘎山海拔7556米,“貢嘎山”,藏語“貢”是冰雪之意,“嘎”為白色,意為“白色冰山”,位于在四川省康定、瀘定、石棉、九龍四縣之間。主峰周圍有海拔6000米以上的山峰45座,高出其東側大渡河6000米,是四川省最高的山峰,被稱為“蜀山之王”,為世界第十一高峰,2005年中國國家地理雜志選美中國入選為中國最美的十大名山,

熱門旅行地全部
國外旅行地
尼泊爾 泰國 日本 亞丁 美國 馬來西亞 越南 新西蘭 印度尼西亞 澳大利亞 柬埔寨 印度 韓國 意大利 俄羅斯 菲律賓 法國 馬爾代夫 斯里蘭卡 加拿大 新加坡 土耳其 德國 西班牙 老撾 瑞士 埃及 緬甸 英國 蒙古 阿聯酋 奧地利 瑞典 伊朗 迪拜 肯尼亞 希臘 以色列 墨西哥 南非 巴基斯坦 捷克 摩洛哥 荷蘭 挪威 帕勞 冰島 丹麥 匈牙利 乞力馬扎羅 葡萄牙 芬蘭 坦桑尼亞 阿根廷 約旦 朝鮮 毛里求斯 突尼斯 黑山 不丹 特拉 倫敦 比利時 玻利維亞 波蘭 斐濟 智利 加蓬 古巴 埃塞俄比亞 波黑 塞爾維亞 格魯吉亞 金沙 孟加拉國 圣彼得 巴拿馬 巴西 秘魯 亞美尼亞 梵蒂岡 盧森堡 哈薩克斯坦 奧克蘭 克羅地亞 馬耳他 愛沙尼亞 開普敦 斯洛伐克 坎昆 關島 愛爾蘭 烏茲別克斯坦 烏克蘭 厄瓜多爾 大溪地 馬達加斯加 立陶宛 瓦努阿圖 巴林 納米比亞 馬丘比丘 留尼旺 申根 列支敦士登 佛羅里達 薩摩亞 拉脫維亞 摩納哥 哥倫比亞 沙特阿拉伯 塔林 巴勒斯坦 哥德堡 阿富汗 烏干達 塔吉克斯坦 多哈 庫克群島 贊比亞 吉爾吉斯斯坦 羅馬尼亞 巴布亞新幾內亞 巴哈馬 多哥 塞舌爾 塞浦路斯 也門 蘇丹 文萊 保加利亞 科威特 中非 巴馬科 馬里 黎巴嫩 平壤 馬拉維 斯洛文尼亞 貝爾格萊德 敘利亞 南蘇丹 巴拉圭 莫桑比克 阿曼 塔什干 津巴布韋 復活節島 阿塞拜疆 科倫坡 布隆迪 湯加 烏拉圭 馬其頓 土庫曼斯坦 危地馬拉 卡塔爾 西撒哈拉 所羅門群島 夏特古道
頂部小山
同乐城1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