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克線,位于四川省西南部,涼山彝族自治州木里藏族自治縣,與甘孜藏族自治州稻城縣之間。 上世紀二十年代,美國探險家約瑟夫•洛克,從木里出發,徒步穿越稻城、亞丁等地,深入貢嘎嶺地區考察。洛克曾先后兩次穿越稻城亞丁,其間拍攝的照片及游記發表在美國《國家地理雜志》上。 上世紀三十年代,美籍英國作家詹姆斯•希爾頓,將洛克這段探險經歷進一步升華、神化,創作了著名小說

洛克線,木里-嘟嚕村-滿措牛場-萬花池牛場-新果牛場-蛇湖-亞丁景區,這是一條相當成熟的線路,路跡明顯,水源豐富,不用像狼C那樣的涉水過河,沒有鰲太那樣的惡劣天氣,難度不大,但強度不小,大部分徒步在海拔4200米-4800米之間,據馬幫說,這兩年很少有隊伍重裝穿越,很多隊伍都是雇傭馬幫馱著裝備,隊員輕裝徒步,悠然自得。我的一貫作風就是喜歡自助穿越,自己做攻略,自己背裝備,雖然有點虐,但

1928年3月,美國探險家約瑟夫·洛克從木里出發,穿越稻城、亞丁等地,深入貢嘎嶺地區的這條線路,就是后人所說“洛克線”

今年的國慶節,徒步穿越了洛克線,沿途拍攝少量照片,請批評指正。 前往徒步路上的長海 前往徒步路上的長海 美麗的木里大寺 在路上 徒步起點嘟嚕村的孩子 嘟嚕村的老村長 嘟嚕村的小賣部 開始徒步路上

對于自然的敬畏,已是在團隊成型全做很多的工作,包括出團的時間都是經過測算,不要說我迷信,我也是根據分析我們這的天氣情況規律,及其一些我也搞不懂的東西,最后決定,然后我們的相遇就在茫茫人海中尋找了。隊員有些早早抵達西昌,對于西昌的美食,美景也是花了不少心思,最后我們在出發前以一頓美美的野生菌開啟我們的旅途。相信任何人在美食面前都是身心愉悅的吧!每次出行,都要再次檢查裝備,有時候包裝了又倒

洛克線,有點戶外知識的人都知道這條線,我就不在這里重復介紹了。2018年7月份雨季的時候,我們四人成功的穿越了這條線,輕裝,背了約20斤左右,還有的東西放在馬背上。是的,請了馬幫,沒有請向導。從7.19號嘟嚕村開始進山,到7.23號從亞丁景區出來,途中歷時4晚5天,苦與樂,且聽我慢慢道來。 當然,我還是要補充一下以洛克線中洛克這個人。約瑟夫·洛克,美國探險家,奧地利籍,在美國

每一個喜歡徒步的資深驢友都知道一條叫“洛克線”的世界級徒步路線,從大涼山的木里縣徒步穿越至稻城亞丁是每一個驢友的夢想,這里是地球上所剩不多的一塊凈土,這里是一塊人類涉足有限的處女池,這里你將完成從菜驢到老驢的轉變。 1928年3月,美國探險家約瑟夫·洛克從木里出發,穿越稻城、亞丁等地,深入貢嘎嶺地區,并在美國《國家地理雜志》發表了文章和照片。19

記巔峰洛克線穿越 洛克線回來后已有幾天,我發現自己已經不太適應現代人類的各種復雜規則,當我打開電腦時,我更希望我手上的是登山杖,而不是鍵盤什么東西。此刻,似乎仍然只有登山杖才能給我安全感; 雙手在鍵盤上敲打,感覺是如此奇怪,我的雙手竟然在飄,鼠標又是什么東西,這些我曾經最熱愛的東西,此刻卻變得這么陌生,打字變成了腦力勞動,我的反應異常遲鈍; 走在前往單位的路上,都市人類的聲音讓

旅行真正的快樂不在于目的地,而在于它的過程。遇見不同的人,遭遇到奇奇怪怪的事,克服種種的困難,聽聽不同的語言,在我都是很大的快樂。——三毛 關于洛克 美國 探險家 洛克 曾經徒步考察的最經典線路, 香格里拉 一詞由此而來。他曾在和朋友的信件中這樣說,“我情愿死在這美麗的大山里也不要在醫院冰冷的床上。” 1928年3月, 美國 探險家約瑟夫· 洛克 從 木里 出發,穿越 稻城

2019年下半年,和蘇朗卓瑪認識后,她極力鼓動我來她家過藏族春節。我便提出想走洛克線才是我最大的愿望,她說:春節有雪,估計難走通,比較危險。我提前一個月做好了去木里藏族自治縣水洛鄉其拉村的計劃,并且在8264發了邀約帖,有幾個驢友表示有興趣參與我的計劃行程。到接近行程時也終究各種原因沒有一個參與了,不過后來突如其來的新冠狀性病毒傳染病也打亂了我的計劃,導致洛克線的行程失敗,只是完成了其中一部分的行

洛克線,準備了很久,該去實現一下了! 10月14日成都出發去了稻城亞丁的大巴車,在亞丁見到了所有的網絡中聞其名不見其人的隊友,以后6天就是我們一起走過的朋友

1928年,一個叫約瑟夫·洛克的美國探險家從木里出發,穿越稻城、亞丁等地,深入川西地區三座神山周邊腹地:夏諾多吉、央邁勇、仙乃日。并在美國《國家地理》雜志發表了他撰寫的文章和拍攝的照片。1933年一個叫詹姆斯·希爾頓的美國作家以洛克穿越時的文章和照片為原型,以洛克對三座神山的探險經歷。創作出著名的小說《消失的地平線》,這本書掀起了半個多世紀的尋找香格里拉熱。洛克探險時從木里穿越到亞丁

  昨日與幾位戶外好友歡聚,談笑間又重拾起2018年國慶洛克線之旅,將那些記憶的碎片一一整合,難以忘懷。于是,今天決定將我當年寫的游記《洛克線-上帝的后花園》置放在8264網,與大家分享。   我的隊友們:    D1:9月27日 武漢飛-成都。 當天入住酒店是上午11時,大家卸下背包,稍作調整便迫不及待的品嘗成都美食、瀏覽美景,樂此不疲。   D2-D4: 9月

戶外多年,走了四川許多徒步路線,也領略過國外風光,我最愛的是洛克線!也許對于朝九晚五的工作者來說,花十多天的時間來一場 徒步,是奢侈和遙不可及的。想想,我這種人也算幸運,沒房沒車沒存款。住在廉價的合租房里,工資勉強夠開銷。可能是沒有這許多牽絆 吧,過得灑脫一些。春天山山里,遍地杜鵑花,舍不得出山。夏天奔流而下的江河,看著就滿腔熱血。秋天就不用說了,金黃的葉子,一地 落葉,這種景象我卻不悲傷,這是

有個朋友瀟灑極像一個詩人,我垂涎欲滴的問為什么?他告訴我生活不只是眼前茍且,還有詩和遠方。于是我開始無限的向住…… 可生活不是詩歌,眼前的茍且只激發人生的哲學,總想問:我是誰?在哪里?干什么? 真的不知道 我爬上南通最高的山,遠方在霧霾中變得模糊不清;我努力到寫字樓的高層,遠方在夕陽中顯得如此血色可怕;我漫步南黃海之濱,遠方卻又那么遙不可及。有聲音在耳邊唱出,逃離那鋼筋森林

故老相傳,過了康定,算離開了內地,到了藏區,腦海里閃現的是飄蕩的經幡,猶如火星般地表,不修邊幅的粗狂的男人,紅光滿面的女人。神啊,洪荒不過如此。 眼見為實,木里呷洛的丁巴,眼神里閃現著質樸的光芒,透著善意和清澈,康巴漢子的氣質淋漓,是我喜歡的樣子。他的家人同樣如此,他的村民也同樣如此,熱情且友善。回程的車上,同行三個藏民,不修邊幅,高大健壯,說著我們聽不懂的語言,前排藏民始終念念有詞,大

題記: 數不清輪回多少年,才讓我擁有這一世。

不知何時起,便中了標題的毒,雖過了青蔥歲月,雖早不是豆蔻年華,卻也還是有一顆追夢的心。如此這般,順理成章的就有了這次的穿越活動了。

【活動時間】10月4~17日,共計14天 【徒步地域】甘孜藏族自治州(四川西部地區) 【承辦團隊】小貓游園戶外運動俱樂部 【出行方式】自駕拼車出行 【出行性質】AA制 【參與人員】紫衣、云兒飄飄、雪琴、踏雪尋梅、明明、70后、農夫的心、老電、鯊魚、亮園。 為什么要重裝備徒步洛克線??? “洛克線”不僅有壯觀而美麗的神圣雪山,還有遼闊的草甸、五彩斑斕的森林和碧藍通透的海子,雪域

大家好!我是會飛的魚一個假文藝的90后小哥哥坐標貴陽市攀登過雀兒山,走過鰲太徒步過很多條川西線路如果我們有緣路上見- ---------------------------------------------------------------------有人說亞丁是藍色星球的最后一片凈土她沉睡在歲月的冰河中存留著大自然最古老的記憶和最純真的臉龐她被時光遺忘,千萬年來日升日落,默默地

熱門旅行地全部
國外旅行地
尼泊爾 泰國 日本 亞丁 美國 馬來西亞 越南 新西蘭 印度尼西亞 澳大利亞 柬埔寨 印度 韓國 意大利 俄羅斯 菲律賓 法國 馬爾代夫 斯里蘭卡 加拿大 土耳其 新加坡 德國 西班牙 老撾 瑞士 埃及 英國 蒙古 緬甸 阿聯酋 奧地利 瑞典 伊朗 迪拜 希臘 墨西哥 南非 巴基斯坦 以色列 肯尼亞 捷克 摩洛哥 荷蘭 挪威 帕勞 冰島 丹麥 乞力馬扎羅 葡萄牙 匈牙利 坦桑尼亞 芬蘭 阿根廷 朝鮮 毛里求斯 突尼斯 黑山 約旦 不丹 特拉 倫敦 比利時 玻利維亞 波蘭 斐濟 智利 加蓬 古巴 埃塞俄比亞 波黑 塞爾維亞 格魯吉亞 金沙 孟加拉國 圣彼得 巴西 秘魯 亞美尼亞 巴拿馬 梵蒂岡 哈薩克斯坦 奧克蘭 克羅地亞 馬耳他 愛沙尼亞 開普敦 斯洛伐克 坎昆 關島 盧森堡 愛爾蘭 烏茲別克斯坦 烏克蘭 厄瓜多爾 大溪地 馬達加斯加 立陶宛 瓦努阿圖 巴林 納米比亞 馬丘比丘 留尼旺 列支敦士登 佛羅里達 薩摩亞 拉脫維亞 摩納哥 哥倫比亞 沙特阿拉伯 塔林 申根 哥德堡 阿富汗 烏干達 塔吉克斯坦 多哈 庫克群島 贊比亞 吉爾吉斯斯坦 羅馬尼亞 巴布亞新幾內亞 巴哈馬 多哥 塞舌爾 塞浦路斯 也門 蘇丹 文萊 保加利亞 科威特 中非 巴馬科 馬里 黎巴嫩 平壤 馬拉維 斯洛文尼亞 貝爾格萊德 敘利亞 南蘇丹 巴拉圭 莫桑比克 阿曼 塔什干 津巴布韋 復活節島 阿塞拜疆 科倫坡 布隆迪 湯加 烏拉圭 馬其頓 土庫曼斯坦 危地馬拉 卡塔爾 西撒哈拉 所羅門群島 夏特古道
頂部小山
同乐城1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